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漏尽阁社区——修真证道,强我中华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楼主: 青阳子

冲虚子杂咏数首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2-3-8 20:33: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青阳子 于 2012-3-8 12:33 编辑
青阳子 发表于 2012-3-7 12:55
争取尽快把伍冲虚真人



福先称寿花甲周时候,
福字套寿字在中心为主,故此颂寿意多前词,以福在中心为主,故颂福多。 彩衣斑,兰芽秀。  上句言其子,下句言其孙,亦能读时文,作举子业。具庆书香旧衣钵,犹胜在二十四考中书后, 颂秀才垂老明经岁考,科考之多。 物外圣贤流。  虽向物外参究佛法,实作秀才在圣贤之流。 阆中逍遥,双适天真,超万有,须弥是古锥。  古锥,塔也。佛弟子迦叶二祖端坐禅定如塔,《》时人颂为七百年老古锥,须弥高于愿寿。   恒河非面皱,  经云三岁见恒河与六十见恒河全不变异,六十面皱于童年是有变异。今颂寿者即不变之恒寿,非有变异之面皱也。 乐寿延,击虚空,和衡山笑。 击虚空者,是打破虚空成粉碎也。衡山笑者,蓝养素得大定正觉而不能出定。刘海蟾提以出机,遂拍手大笑而出。故南岳诸人皆称为长笑。喻寿者得念佛正觉而乐寿也。
 楼主| 发表于 2012-3-9 20:49:05 | 显示全部楼层
赞胡僧画像
绣发胡僧一法无,    万法归一一归无,得无法无佛之果。
蒲团蹲踞自如如。   
天花悟后忘文字,    言天花乱墜之后,成佛正觉。忘语言文字,无得无说,如文殊所谓真不二法门。
饲口缘空释槵珠。    槵音患    本槵子所造数珠也。  饲口者,牛口四噍也。佛弟子桥梵钵提之口,虽 不食时亦虚噍如牛口之饲而不止。佛与之数珠,令常念佛以除口业之病。画中以珠置远地,若《》无用故云然。
生死了然言句外,
禅那迎徹月轮孤。    禅者,静也。那者,梵语,即此言息也。至静之息摄至静之心而寂灭大定,故曰徹曰月轮。
堪夸味净莲生舌,    世尊言时一八哥鸟念。佛死葬之成,墓上生莲花。开墓莲根生子鸟舌。
龙虎同归一钵盂。    降龙伏虎俱入一钵。全首皆说所画景,故画即无言之诗,诗即有声之画。
 楼主| 发表于 2012-3-11 17:40: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青阳子 于 2012-3-11 09:46 编辑
青阳子 发表于 2012-3-9 12:49
赞胡僧画像
绣发胡僧一法无,    万法归一一归无,得无法无佛之果。
蒲团蹲踞自如如。   


寿     门下法眷罗秀才,母年九旬。罗乃长沙府浏阳县学秀才。名廷纶,法派名太玄,亦贤良,有志慕道者
沙星焕彩寿来徵,    沙星在彩星之旁,一小星是也。明则主人有高寿,其度之下应长沙府地,故用此祝此方之寿者。
九十萱华傲菊名。    九月生。
鹤柜足呼苏氏养,    楚有苏耽真人,成道后事母。室中置一柜,封锁《》密。凡母所欲食者,向招呼 即至。母舅开柜视 之, 一鹤飞去。此耽以神通养者。
杏林傍视董双成。    董奉仙人以医济世。每医二人病愈,令种一杏,遂成杏林。罗之父明医也。每制药而母傍视之,故借以 为喻。
群英会庆夸风苑,     群英言儒林之众会而庆寿,如阆风苑之聚会有众仙也。
令子葆真近木乡。    木乡礼部官也。天下文士贡举属之,颂其子也。
好却吴侬微一祝,    予本吴人,幸逢祝会
愿言王母是同庚。
    末句始收祝寿意。
 楼主| 发表于 2012-3-12 11:37:01 | 显示全部楼层
青阳子 发表于 2012-3-11 09:40
寿     门下法眷罗秀才,母年九旬。罗乃长沙府浏阳县学秀才。名廷纶,法派名太玄,亦贤良,有志慕道者
...

赠禅人号       五言绝句
五蕴空华藏,     五蕴是色,受,想,行,识,触法也。此正经中只举眼,言,面例也。僧流总不知声亦有色,受,想,行,识;香亦有色,受,想,行,识;味亦有色,受,想,行,识;触法皆有五蕴而皆空华者,是我心所依而习定习空之法界也。
孤灯贯顶门。     即是满月当空,灵兔独耀之义。
西来些子意,     达摩西方而来惟直指心法。此句直是总说。僧全不知,遂错认不用功夫,便自认为心法,自落空亡外道无记空也。佛教初机熟,授上上机,有持念护念,方得见性成佛入顿教矣。
悟得是真人。     悟此是真禅人。
 楼主| 发表于 2012-3-13 21:12:5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青阳子 于 2012-3-13 13:13 编辑

妄将得道赞名流        道名不一,得何道也。华严二十三参云:说向地狱道,向畜生道,向阎罗王世间道,向天世间道,向人世间道。经言如此。愚按淫欲者入畜生道也,必持戒绝淫姤,身心俱绝,可谓之得免畜生道。修十善全,得生人世间道。修十善多,得生天世间道。修四禅定,灭尽定而寂灭,得不死阿罗汉菩萨之道。行佛所行,住佛所初觉而圆满正觉,得佛之道。因予门有禅友,不知修何而得而何证何,故详举经言及道,少助真传见而已。今之时师只修无修无证,既扫去修证,又何可言得道?若云不修而自得,乞食贫子人人皆得者。不由于修,则遍世间人皆自得,不必奔驰参学。其不用之修,是后其自反供招。不足取信于天下,故其说得者,是妄赞诳人者。名流者,张大名扬于远方者之流。衣食遂造为得道之赞扬,哄得徧世间人奔驰参学,流言不已。
误杀阎浮后际人。     此后若再不实参实悟无真修之下鬼。
醍醐未见芽穿膝,     世尊醍醐灌顶同仙家真液上升之喻。而今人未见得其灌;世尊芦芽穿膝同仙家脱凡捧圣之喻,而今人未见得其穿。《》不同世尊之法,安能成世尊之佛。若欲成世尊之佛,必当修世尊之法。我又为吾诸友劝之勉之。
鹊巢何由雪满眸,     世尊有鹊巢灌顶之喻,言顶上有如鹊声之啧啧,即鹫岭之义也。世尊眼前有天花乱墜,故曰雪满眸。按此二景,有鹊巢为其出欲界之景,而后有天花为其出色界之景。今时人不知所以得鹊巢之景,何由得天花墜而雪满眸。欲修佛者,抑何独不信佛此语。
我欲一鍼通具言,     学佛此案指与有言者看。
果谁同证果谁谋。     深叹后学愚痴,惑于断见外道,谁能起信,我欲语而求同于我佛之证,而亦求闻我佛之言,我见亦罕矣。
 楼主| 发表于 2012-3-14 20:57:18 | 显示全部楼层
青阳子 发表于 2012-3-13 13:12
妄将得道赞名流        道名不一,得何道也。华严二十三参云:说向地狱道,向畜生道,向阎罗王世间道,向天 ...

残篇一首
财字,题意。
齐封足贪《》,
渭隐真奇特。
奔走红尘心,
一一皆成惑。   身之安静,乐于车驰马骤之劳动,则奔驰者皆惑。
 楼主| 发表于 2012-3-15 20:08: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青阳子 于 2012-3-15 12:09 编辑
青阳子 发表于 2012-3-14 12:57
残篇一首
财字,题意。
齐封足贪《》,


见达摩遗像
忆君昔日叩鹦关,     世僧传言达摩来东至关前,有鹦鹉言曰:"西来的,教我一个脱笼计。",以此故称鹦关。达摩曰:“东土之鸟亦能言,吾何以能化人。”,返而面问师,得答之法,复至关。鹦鹉复问。答曰:“合着眼,闭着嘴,伸着足,便是脱笼计”。如所说,关人谓已死,开笼视之,急飞去。又一说,言航海而来,凡三年至广州。此僧人两相矛盾之说也,故两存之焉。
不识空教对上谈。     上者,梁武帝也。达摩初至金陵,武帝问:“如何是圣谛第一义?”答曰:“廓然无圣。”又问:“对朕者谁?”答曰:“不识。”帝不悟'不识'二字之《》,遂别。去向少林,故曰今空以不识对帝言也。
石臼井泉何用记,     世传山东古齐国之北,有长芦监运司。其地有达摩修道之具,相传达摩炼丹筑基于此处。直至于今,犹有石臼及炼丹井,炼丹灶,留记在焉。僧人不信,我故《》何用此。
  待续
 楼主| 发表于 2012-3-16 20:28:5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青阳子 于 2012-3-17 12:23 编辑
青阳子 发表于 2012-3-15 12:08
见达摩遗像
忆君昔日叩鹦关,     世僧传言达摩来东至关前,有鹦鹉言曰:"西来的,教我一个脱笼计。", ...


---续前
灵心道炁枉言丹。     灵心者,绝《》待灵心观为空假中二观之一空观也。道炁者,达摩作显宗论言阿罗阿波罗禅定之息法也。由于闻师菩萨捉多罗言出息不涉,万《》人息,不居阴界。尝转如是,经百千万亿卷之句。遂作此论及胎息经,极言丹旨。又作金丹直指,近于仙家之言。而僧人《》言扫除一空,犹贬之曰九年面壁。自知非不若抽身只履西归。如此我故曰:“枉言丹”,对祖商量惜之也。
折芦浮渡西来水,     折芦渡江,是达摩以工法渡过彼岸之义。愚人不知,误为折芦之事。即世尊芦芽穿膝之喻,亦同仙家五龙捧圣之喻是也。西来水即西江水之喻,同仙家肾水中得西方真一炁之喻也。
面壁长参少室山。     面壁在少林寺之事,达摩在寺面壁而禅坐九年,人谓之壁观。自此之后仙家皆同此理。禅人反贬斥之,正所谓夷子学于墨子而不从其教,终为斯人之自不幸也。
怒视六花飞洒后,     怒视者,为怒目而视之喻也。六花者,天花乱墜之说。得定而出定时之景,此后则出阳神。
岂劳只履误人间。     岂劳者,不必劳也。当汉明帝时,佛法初入中国。小小下果沙门来,传之不真,化之不正。故楚王以帝之弟而学佛,聚众谋反,伏诛。世累轻之,虽神光善说者,不能证不生死之阿罗汉,不免阎君之手。《》达摩得佛衣钵,足以取信,亦惟神光能自及知非,得真传矣。愚谓达摩便显神通,犹恨《》东土外道不能救,向示死而下葬《》耳。出,示只履而归。不知狂僧又斥为尸解小果。误人间至于今者,弃而不学。我故曰岂劳。我以所遇及达摩所学,即达摩所修证。及达师略举其事,颂之以为后佛入师教实修实证之考耳。
 楼主| 发表于 2012-3-17 20:11: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青阳子 于 2012-3-17 12:21 编辑
青阳子 发表于 2012-3-16 12:28
---续前
灵心道炁枉言丹。     灵心者,绝《》待灵心观为空假中二观之一空观也。道炁者,达摩作显宗论言 ...


又    寿文入四句。魏国公徐号六岳,弘基最善诗文,当今朝班道德文章之元首,圣贤辅弼之名流。更精大小楷草笔法,时人求者甚多。或有不暇时,则令其人取别稿来。看故人来,取予此稿也。以国公自叙其景立言,独导之体当如此
待漏墀东晓带星,     墀东者,朝班之东最上第一位也。
侧观南极远增明。     东立,则南极在左侧。南极增明则入寿之本意。
暗回图度辉文字,     以星明于周天之图度,暗回带入寿之四句之文字。是暗带人号也。
会际三元焕大数。     时上元之寿,以三元暗颂文人。
草莽定徵人寿考,     将可证草莽中定有寿之人,作疑词也。
江臯客是会豪英。     在始知近江边,有吴人当《》期。
书之物色求考德,     如武丁图像求傅说也。
咸谓当时药予生。     末句始归寿意于真人。
校注:查相关资料,获知魏国公徐弘基的生平如下
第十代魏国公徐 弘 基(徐 维 志 子)

  万历二十三年七月己亥袭,佥书南京军府。三十五年协守南京,领后府。三十七年四月提督操江。天启元年,以疾辞任,加太子太保。崇祯十四年复守南京,加太傅。卒谥庄武。
 楼主| 发表于 2012-3-17 20:52:51 | 显示全部楼层
青阳子 发表于 2012-3-17 12:11
又    寿文入四句。魏国公徐号六岳,讳弘基最善诗文,当今朝班道德文章之元首,圣贤辅弼之名流。更精大 ...

赠邻馆友人入关避世
远范于今月五圆,
忽闻入室求竟仙。
传经帐后情归性,
炼鼎炉中汞炼铅。
依君正切春中树,
隔我遥沾海外天。
愿视蓬山峰下药,
得来住世乐千年。
 楼主| 发表于 2012-3-18 20:30:35 | 显示全部楼层
校记
伍冲虚,近四百年来影响最大的仙道人物,应该没有多少争议的。其著作有《增注天仙正理》,《仙佛合宗语录》,《丹道九篇》,《西方东土禅髓增注》及附《度渡世缘疏语稿》,《神丹理论九章》。《內炼金丹心法》,《天仙正理》的壬戌年刊行的未注本。《道藏辑要》首先收录的题名伍冲虚的《金丹要诀》,细考之,系后人扶乩之作,故不算作真人亲著。《丹道九篇》系真人从门人问答中吉王朱太和十九问中抽出九问,单独成篇。当刊行《增注天仙正理》时。门人吴澄川请问过真人是否刊刻行世,真人不可。其事详见后跋。其后若干年,始流传于世。近年来,陆续发现众多比较好版本,包括康熙五十八年的《增注天仙正理》。其中最重要的是手钞本的《天仙正理直论并仙佛合宗语录全书》,可惜只有一册,内容从卷首至伍太乙九问。蓝色封面,其标识有光绪八年的字样,考其目录,始知现流传的版本《增注仙佛合宗语录》,是《天仙论语增注》,《西方东土禅髓增注》,《渡世缘疏语稿》合称,今所流传的只有《天仙论语增注》部分,其《西方东土禅髓增注》,《渡世缘疏语稿》未见世。
另外《藏外道书》收录了真人几部著作中。其中《增注仙佛合宗语录》两个版本,一个是道藏辑要版,但无目录及序跋。另外,遗漏了杂咏类,即卷末馀语。另版版本是道光二十七年恭惠堂版本。该版本从藏书印为中国道协收藏的。本书保留诸家序跋,这就是该版本的价值。遗憾的是,刊印时发生错漏,使诸家序跋绝大部份丢失.
今作此校,目的是把《藏外道书》的所收录的《增注仙佛合宗语录》中世人多未及见的《杂咏类》,但缺一页,又标为《卷末馀语》以简体录入,并编细目,共计的歌咏计一十五首,另残篇一首。题名为《天仙论语—杂咏类》以复旧观,以便诸道友阅读。另外,将通行版本未收录的序跋作为附录收入。此次,应感谢诸位道友协助,特别是蜀宾君提供有关链接。本人见识不广,难免有所疏漏,请诸道友谅之。
青阳子识于黄帝纪元四千七百零九年岁在壬辰春日。
杂咏类.<卷馀杂语>
细目
1.和答吉王朱太和
2.又和答吉王太和韵
3.又答吉王太和
4.和吉王朱太和韵答所问  
5.又答吉王朱太和
6.答陶先生见赠和韵
7.和陶先生卜隐韵
8.见达摩遗像
9.赠邻馆友人入关避世
10.闲坐禅关习定
11.赞胡僧画像
12.登天涯寨
13.寿
14.寿文入四句
15.道隐斋中勉门生学
16.残篇一首
和答吉王朱太和殿下玉牒宗派名常淳 邱祖仙派名太和
道凭一字作根基,道在无极,且无形无数,乃生有形有数之一太极也。一而生二,阴阳也。二而生三,精炁神也。三而生万,变化无穷。运化从心妙转移。炼精化炁,以心主宰乎其化。炼炁化神,亦心证成其化。此有心之运化转移,固不外于心。及炼神还虚,得虚灵独耀,非执着幻妄为虚空者,实无心之妙用也,亦不外于心。正三界唯心之说也。金自水乡还白液,白金生于黑铅水中。亦喻肾水中,生真阳之白炁,乾金兑金者,是也。木由丙穴返青瓈。丙穴,南方火地也。言汞木之青者,由丙丁火生出,乃回返于丙内,是汞出朱砂内之义。亦喻外驰之神,复凝返于内也。丹凝神炁栖玄谷,玄 谷者,即炁穴。神驭炁凝于玄谷,炁凝神亦凝,二者凝而成丹,故曰丹凝。即凝神归炁穴之说。星拱罡台照碧溪。碧溪者,即神水华池也。罡者,北斗第七破军星之称,遁法中所谓指者吉。台星者,罡前之三台星也。同罡旋十二位,即斗柄运 周天之说。拱罡台,是神行,即炁行也。照碧溪,是神住,即炁住也。待到无垠坱北境,垠音寅,言无涯无际也。坱音秧,北音扎,言鸿蒙混沌也。即澄虚无境界时,同佛生灭灭已也。黄庭独坐伴夷希。夷希者,不见不闻也。黄庭者,中宫也。独坐者,绝对待也。伴夷希者,即佛寂灭为乐也。
又和答吉王太和韵王所封藩国在湖广长沙府
旌阳曾为斩蛟来,晋时许旌阳真君,斩蛟精至长沙府。一剑功神径自回。斩蛟已,回于南昌。千二百年吾复至,旌阳回后,于今千二百余年矣,吾复至此,虽非为江上蛟精,却为肾水中蛟精而来也。几微一窍炁重开。一窍者,玄关一窍也。炁重开者,先天一炁,生生不已,开而复开也。采药有时,时至神知,亦予所谓觉而不觉,复觉真玄之说也。丹凝玉鼎风生耳,三宝合炼于鼎中,真阳与真性,凝结而成丹。玉鼎者,古人金炉玉鼎者喻炁穴。丹既凝,谓之大药玄珠。采之将至,先有风生于耳后;风声至,则大药亦至。火伏金炉息注胎。下三字,申明上四字。息注胎者,安神定息,谓之怀胎还神。时时息定,则成胎。胎成则息自住,不出不入,神息常住,而顿至灭尽定矣。此道久将无用处,总言十月,还神定性,从有入无,而实证无生;以无为寂灭,为大用者。求生舍我更寻谁?此句,有二说双关。一说,是汝今求长生之道于我,既得闻正法仙道,更不 舍我所说,而别寻邪说,乃由汝之真性笃,故能如是也。一说,是求道悟道,而求生证道,必由我自己所为;笃信坚心,凡精密工夫,他人一毫力着不得。
又答吉王太和
阳炁生来尘梦醒,答药生之句。摄情合性归金鼎。答采药之问。运符三百足周天,昔若陈泥丸亦云:“但守火爻三百刻,产成一颗夜明珠。"天一周乃三百六十,何故三百便足?以卯酉沐浴无爻也。伏炁四时归静定。四正时也。七日天心阳复来,筑基成金丹已,即是阳精复还。是阳炁采以七日之功而大药生,曰阳复来也。五龙捧上昆仑顶,五龙者,飞升冲举之法也。知得此法,方能离地上天。昆仑在上田,捧上三关而至昆仑复落黄庭。黄庭十月产灵童,驾鹤凌霄骋。出阳神之后,任骑鹤游于龙霄汉。世称天之最上者曰龙霄汉。
和吉王朱太和韵答所问  
元精何故号先天?   
非象非形未判形。无形象,未分天地时,即先天。申明上句名先天之故。太极静纯如有动, 太极者,虚之极,静之笃。即静纯如者,此未《》必然之词。凡若有动,当知清静。经曰动者,静之基。仙机灵窍在无前。灵窍者,炁穴生机之灵。无前者,无天之前,即先天。吕祖云:“虚无里面回元精。梦回妙觉还须觉,    妙觉者,玄妙灵觉。梦回者,马丹阳祖云自然成真,梦里教知是也。识到真玄便是玄。   真玄者,静笃真,动机真,灵觉真,便是玄之真,我亦曰三真。说与后来修道者,斯言不悟枉谈仙。  斯言者,为第四句而言。
又答吉王朱太和
言铅言汞总言非,言非者之言非,非真言神炁也。言铅汞,之言神炁之喻耳。日月齐轮御炁飞。 以神驭炁,二者同行同住,故曰齐轮。御炁飞者,依于呼吸则能齐飞。不依呼吸则齐飞无据矣。子并后升天上去,午同前降地中回。 子之六阳,神炁并从后升,曰上升。午之六阴,神炁并从前降,曰回于地。历神十二皆留伏,十二辰者,用周天十二位也。留伏者,是神驭炁之妙用。灌顶三双默转移。三双者,每关双窍,三关则三双,灌顶必由之路。古圣强名为火药,身中非火药,借名火药以为喻,故曰强名。不离神炁自相随。神随于炁,炁随于神,故曰相随,即心息相依之说也。
和吉王朱太和韵答所问    以上五首皆万历癸丑稿。今人多是口称形空,口说修行,其实心不悟,弗识牟尼圣果。牟尼者是宝珠,佛自修所证之妙果,与仙家一粒黍米无异。人人所自有者,所当修者。世人乃不知为圣果所成而不知求,但说了心供套话。大修行人,依仙佛正法,以修法了,则心亦了,无法则无心。今人自不知心,又不知了。如见人来问,眼识之心不了;闻人来问,耳识之心不了;应对人之问,舌识之心不了;念想将了心二字作好语以答人问,意识之心不了。自将不了心之局,遍教人学之,何似教人吞砒救饥,怀水救寒,如是而自谓已了心,真乎?否乎?必如仙佛所教,离欲心实无,为了心于欲界矣。如所教禅定,而禅心无想,禅性无生,为了心于色界矣。如达摩面壁九年一定,如佛四万劫一定,八万四千劫一定,全寂灭出无色界,斯谓真了。
妄将得道赞名流  道名不一,得何道也。华严二十三参云:说向地狱道,向畜生道,向阎罗王世间道,向天世间道,向人世间道。经言如此。愚按淫欲者入畜生道也,必持戒绝淫姤,身心俱绝,可谓之得免畜生道。修十善全,得生人世间道。修十善多,得生天世间道。修四禅定,灭尽定而寂灭,得不死阿罗汉菩萨之道。行佛所行,住佛所初觉而圆满正觉,得佛之道。因予门有禅友,不知修何而得而何证何,故详举经言及道,少助真传见而已。今之时师只修无修无证,既扫去修证,又何可言得道?若云不修而自得,乞食贫子人人皆得者。不由于修,则遍世间人皆自得,不必奔驰参学。其不用之修,是后其自反供招。不足取信于天下,故其说得者,是妄赞诳人者。名流者,张大名扬于远方者之流。衣食遂造为得道之赞扬,哄得徧世间人奔驰参学,流言不已。误杀阎浮后际人。 此后若再不实参实悟无真修之下鬼。醍醐未见芽穿膝, 世尊醍醐灌顶同仙家真液上升之喻。而今人未见得其灌;世尊芦芽穿膝同仙家脱凡捧圣之喻,而今人未见得其穿。《》不同世尊之法,安能成世尊之佛。若欲成世尊之佛,必当修世尊之法。我又为吾诸友劝之勉之。鹊巢何由雪满眸,世尊有鹊巢灌顶之喻,言顶上有如鹊声之啧啧,即鹫岭之义也。世尊眼前有天花乱墜,故曰雪满眸。按此二景,有鹊巢为其出欲界之景,而后有天花为其出色界之景。今时人不知所以得鹊巢之景,何由得天花墜而雪满眸。欲修佛者,抑何独不信佛此语。我欲一鍼通具言,学佛此案指与有言者看。果谁同证果谁谋。深叹后学愚痴,惑于断见外道,谁能起信,我欲语而求同于我佛之证,而亦求闻我佛之言,我见亦罕矣。
答陶先生见赠和韵 陶以诗来赠云不向词坛学赋诗,故和之。
道隐幽斋怕觉迟,来诗言睡起迟来为颂,大非也。我轻安乐者,不受世道法中。初筑基习定采药炼丹,便能睡少觉速。彼亦不见古言披衣犹恐起来迟之句也。正逢天女献花枝。天女者,离女之谓也。献花者,药生之喻。药生必用觉照,之所以怕迟。知斯子夜金还候,子夜言活子时之意,即药生之候。故言金还候者,肾水中金也。还者,去而返还,即参同契,言金来归性初也。便是庚方月初期。庚方月出,庚为西方。每月朔初三日,初出于西方。言月之晦而暗,喻入静。而阴暗至次月三日,阴静极暗而复光,喻人身中之炁静而复动。动之炁,犹如月一线之光微。金还候,即月出之期。下句连上句故,便是转其文耳。看过乾坤旋石磨, 古云一孔玄关窍,乾坤共合成,此言旋乾转坤之妙用。若已看过,则一切世间事皆了无用矣。任他尘世隔藩篱 。只旋乾转坤之不暇,如旋石磨之不已。任世人之学诗且之藩篱之外。所谓远离世间法妄,尽即虚无也。虚空且尽何用语 , 乾坤尽处总是虚空。能到虚空又何用着语言为哉!怪煞狂盲不学诗, 陶以不学诗为说,意学诗为功。我以能诗为旧习妄念而尽灭之。以不诗除气而无  故怪煞,陶言为狂。
和陶先生卜隐韵 卜居在洞,洞未得。先以八行寄来,故和之。
洞古经年乏所归,几多岑寂剩斜晖。空洞无人居之景。可趺石冷吉祥座, 世尊跏趺坐磐石之上,有天人《》吉草以为座。今已久无人座,故名冷。解语花含微笑机。 花以词前之物,世称花能解语,能含笑也。世尊因天女献花,拈之示众,惟迦叶一人微笑悟道。今者久无人拈,故曰含。欲讯人何离境去, 以世情为言,是问前人何故离此生境而不居。以道情言,是诘言人是主人翁,境是一切有心有相有为,皆是问此心虽离境而不系缚于境。或者妄境能离,所以别有常住常乐<>耶!待拈锡好傍空飞。以世情言,昔誌公飞锡杖至潜山下居。以道情言,锡喻息也。飞锡傍空即心息相依而不首心息之相,斯为真息。不堪忽有棲禅者,不堪,无奈也。忽有禅者先在于洞棲也。先我陶君一展衣。昔誌公到潜山,展袈裟一覆之地为居舍,故亦曰展衣而住矣。
     见达摩遗像
忆君昔日叩鹦关,世僧传言达摩来东至关前,有鹦鹉言曰:"西来的,教我一个脱笼计。",以此故称鹦关。达摩曰:“东土之鸟亦能言,吾何以能化人。”,返而面问师,得答之法,复至关。鹦鹉复问。答曰:“合着眼,闭着嘴,伸着足,便是脱笼计”。如所说,关人谓已死,开笼视之,急飞去。又一说,言航海而来,凡三年至广州。此僧人两相矛盾之说也,故两存之焉。不识空教对上谈。上者,梁武帝也。达摩初至金陵,武帝问:“如何是圣谛第一义?”答曰:“廓然无圣。”又问:“对朕者谁?”答曰:“不识。”帝不悟'不识'二字之《》,遂别。去向少林,故曰今空以不识对帝言也。石臼井泉何用记,世传山东古齐国之北,有长芦监运司。其地有达摩修道之具,相传达摩炼丹筑基于此处。直至于今,犹有石臼及炼丹井,炼丹灶,留记在焉。僧人不信,我故《》何用此。灵心道炁枉言丹。 灵心者,绝《》待灵心观为空假中二观之一空观也。道炁者,达摩作显宗论言阿罗阿波罗禅定之息法也。由于闻师菩萨捉多罗言出息不涉,万《》人息,不居阴界。尝转如是,经百千万亿卷之句。遂作此论及胎息经,极言丹旨。又作金丹直指,近于仙家之言。而僧人《》言扫除一空,犹贬之曰九年面壁。自知非不若抽身只履西归。如此我故曰:“枉言丹”,对祖商量惜之也。折芦浮渡西来水, 折芦渡江,是达摩以工法渡过彼岸之义。愚人不知,误为折芦之事。即世尊芦芽穿膝之喻,亦同仙家五龙捧圣之喻是也。西来水即西江水之喻,同仙家肾水中得西方真一炁之喻也。面壁长参少室山。 面壁在少林寺之事,达摩在寺面壁而禅坐九年,人谓之壁观。自此之后仙家皆同此理。禅人反贬斥之,正所谓夷子学于墨子而不从其教,终为斯人之自不幸也。怒视六花飞洒后,怒视者,为怒目而视之喻也。六花者,天花乱墜之说。得定而出定时之景,此后则出阳神。岂劳只履误人间。 岂劳者,不必劳也。当汉明帝时,佛法初入中国。小小下果沙门来,传之不真,化之不正。故楚王以帝之弟而学佛,聚众谋反,伏诛。世累轻之,虽神光善说者,不能证不生死之阿罗汉,不免阎君之手。《》达摩得佛衣钵,足以取信,亦惟神光能自及知非,得真传矣。愚谓达摩便显神通,犹恨《》东土外道不能救,向示死而下葬《》耳。出,示只履而归。不知狂僧又斥为尸解小果。误人间至于今者,弃而不学。我故曰岂劳。我以所遇及达摩所学,即达摩所修证。及达师略举其事,颂之以为后佛入师教实修实证之考耳。
过古峰洞在楚浏阳县东三十里小谿也。其上即天涯寨,居民避乱之所。
石窦玲珑好古峰, 洞名古峰洞。门前建一小寺,亦名古峰。虚中曾是有仙踪。 世传有仙往来于此,深夜无人时有声闻于外。灵泉暗自供丹灶,洞深无极,入可进七层石窦。泉出成五七尺小河。通其流,跨流成梁。旁有石台,台前有天然丹灶七具,具径尺。此其中景也。所喻者,灵泉为坎中真一之精也。即丹家之药物,言药时时有生,似供丹灶之炼。洞有灵泉,人有真水。翼鼠时来鼓巽风。翼鼠即蝙蝠,其大于鸦。黑者白者阵出阵入,每有数千。来若风声。此景也喻丹之真息。息曰巽风,调息以炼神炁,故曰鼓巽风。唐时旧分题句景,唐人分景题句在石。明候新效补天功。 明万历末,县令增修余景。吴侬自适将东渡,吴者,古吴西,言南昌也。侬者,谓我也。将东渡海而登三岛也。不信人间即蓬岛。不知此间即三岛也。
过道吾山古刹在浏阳县北三十里。
道吾境颇幽,有落脉落穴后。前可容三殿,左右各可容三。左右二水合于前。左右有山,右略高。中门流二水之,合下为瀑布三五丈。洞约数百尺,之下有龙井,孙真人所针病龙潜居于此,九霄长老一徒化龙于此。殿左有坑,围二里许。万历初有虎住南坑,和尚打虎于此。逸老强登遊。逸老是三教逸民也。本无遊观,但为卜居入定化神,不得不一及此境。草织山腰路, 路有石甃,瓦中为跨,左右则有弱草交织。桥连洞口流。洞口之左,另有一流,两相合跨,故桥连此洞口。石龙浮涧面,瀑下流五里许,洞中有石龙长丈余,大如斗。水流急则一首《》,足一尾。活动如生。水深尺余,龙背尺三五寸,故见如此之妙。仙座列峰头。山头殿右箭许,有白虎山,其上有仙座对矣。游人掷石棋子山下,次日在坪中如故。不见高僧定,宋时道吾山有宗智禅师,后有九霄长老,虽有大名,不过死此而生彼者,逃畜道而生人道而已。  故不能长定如迦叶七百年古锥,不能如世尊八万四千劫一定方起。所以今不可见者,只因在须陀洹下品之果耳。空闻旧证修。世传宗智能参禅,今乃不见,则知无禅定修证者,亦可惜!可惜!
道隐斋禅关即事
击柝呼鱼食,推轩放鹤归。即敲竹鼓琴唤龟招鳯之义。静中看飞跃,天地亦微微。
记曹老师西山炼神处圆示
林疎亭腐草,入定之境。山断路连桥。独木小桥,《》防人渡。中有空王定, 最无大用。年深不识秋。超劫忘年
葵叶扇
似月不随缺,古之譬如望夜中秋月。生风不由穴,念动则风生。纺世则驱炎,此君能去热,懒障晋尘污。晋元规尘污人,每用扇障面而此则不为人障而羞抑。郑歌歌清静,复中鼓巽风。安能与淫声作,催拍安赋通天常,本来面目只在此。亦非洁,不屑非徒然,是执不屑称自洁者此。
蒲草扇
《》谓风行草偃,于今草舞风生。造化原于感应,天机之道皆然。道用之则有生。
千秋岁词岁六旬,寿海福山二图。甘先生乃浏阳县秀才,通藏教。其书法以寿字为海者,内套福字为山,中包寿字为海,别世法常见也。故首句五,亦超出常见以为言也。
寿先五福乐添筹,海屋添筹,破题义之言。海筹也,正是得妙之句。龟息住,鹤胎足。此二者皆有寿之物。抱朴子云千岁龟鹤,故皆以称寿者。七桃献寿三瑞,西王母以七桃献武帝以祝寿,乃言此桃三千开年花,三千年结果。此言献者为一万八千年,极称以颂寿之高也。按此于大明洪武皇帝初,宝藏中有桃核半边,长六寸,阔五寸,内刻武帝庚子年号。我太祖皇帝命学士宋濂作蟠桃赋勒于内,则其大可知。八仙会逢六,八仙庆寿,世俗说也。一旬一会,六旬则六会也。驻童颜,齐唱道,生来金栗。西土古有金栗如来佛佛也,所寿持斋素事佛,故以此。虚中清于竹,坚白精于玉。此颂寿者之有德。阐宗风,每讲经说法,欲以谈空标名者。宣化育,道岸之立道标。天厨供天禄。修禅定以禅悦为食,谓之天厨送供。看寿元,百千万亿,从今祝。

福先称寿花甲周时候, 福字套寿字在中心为主,故此颂寿意多前词,以福在中心为主,故颂福多。 彩衣斑,兰芽秀。  上句言其子,下句言其孙,亦能读时文,作举子业。具庆书香旧衣钵,犹胜在二十四考中书后, 颂秀才垂老明经岁考,科考之多。 物外圣贤流。  虽向物外参究佛法,实作秀才在圣贤之流。 阆中逍遥,只适天真。超万有,须弥是古锥。  古锥,塔也。佛弟子迦叶二祖端坐禅定如塔,《》时人颂为七百年老古锥,须弥高于愿寿。   恒河非面皱,  经云三岁见恒河与六十见恒河全不变异,六十面皱于童年是有变异。今颂寿者即不变之恒寿,非有变异之面皱也。 乐寿延,击虚空,和衡山笑。 击虚空者,是打破虚空成粉碎也。衡山笑者,蓝养素得大定正觉而不能出定。刘海蟾提以出机,遂拍手大笑而出。故南岳诸人皆称为长笑。喻寿者得念佛正觉而乐寿也。
赠禅人号       五言绝句
五蕴空华藏,五蕴是色,受,想,行,识,触法也。此正经中只举眼,言,面例也。僧流总不知声亦有色,受,想,行,识;香亦有色,受,想,行,识;味亦有色,受,想,行,识;触法皆有五蕴而皆空华者,是我心所依而习定习空之法界也。孤灯贯顶门。 即是满月当空,灵兔独耀之义。西来些子意,达摩西方而来惟直指心法。此句直是总说。僧全不知,遂错认不用功夫,便自认为心法,自落空亡外道无记空也。佛教初机熟,授上上机,有持念护念,方得见性成佛入顿教矣。悟得是真人。 悟此是真禅人。
赠邻馆友人入关避世
违范于今月五圆,忽闻入室求竟仙。传经帐后情归性,书馆后入绛帐之设,借言入关房参禅,其实避损友也。《》《》此即摄情之说,金来归性初之义。赞词也。
炼鼎炉中汞炼铅。以神驭精炁,乃为日月工夫。依君正切春中树,谓此春天树之句。隔我遥沾海外天。言关空入三岛,隔我于海天外。愿视蓬山峰下药,得来住世乐千年。
闲坐禅关习定
避尘不为世缘忙,不挂万缘则心可定。一窍中藏极乐邦。 得禅定为极乐。心不在定,则着世缘妄想烦恼。渐汲涧泉烹佛性,旋烧神火炼金刚。刹竿倒却门前幻,宝炬长燃殿上光。眼藏本来浑正法, 即世尊正法眼藏之说也。孤高身已在西方。
赞胡僧画像
绣发胡僧一法无,万法归一一归无,得无法无佛之果。蒲团蹲踞自如如。天花悟后忘文字,言天花乱墜之后,成佛正觉。忘语言文字,无得无说,如文殊所谓真不二法门。饲口缘空释槵珠。槵音患    本槵子所造数珠也。  饲口者,牛口四噍也。佛弟子桥梵钵提之口,虽 不食时亦虚噍如牛口之饲而不止。佛与之数珠,令常念佛以除口业之病。画中以珠置远地,若《》无用故云然。生死了然言句外,禅那迎徹月轮孤。 禅者,静也。那者,梵语,即此言息也。至静之息摄至静之心而寂灭大定,故曰徹曰月轮。堪夸味净莲生舌, 世尊言时一八哥鸟念。佛死葬之成,墓上生莲花。开墓莲根生子鸟舌。龙虎同归一钵盂。降龙伏虎俱入一钵。全首皆说所画景,故画即无言之诗,诗即有声之画。
登天涯寨绝顶在古峰洞上之山顶,古人避乱之所,故以寨称。垒石为城,结茅为舍,暂可耕食。《》《》者,古地约五里而已。予卜静居故登之,似可且止。
天涯绝寨步云行,石磴巉巉遶寨城。烟雾锁腰徵旺气,山腰间时有烟雾横锁之,如画图。震霆显跡护山靈。世传顶首有啸天龙,有穴可葬。前有五《》,后有五星,外有贵峰尖耸,及文笔左右皆有。金星贯耳后,所来有五节。金星大贵福地也。曾有一人盗葬,遂遭雷击墓揭棺而弃之。天地灵应,相护如此,虎穴更甚近。正期池上群仙宴,欲赴仙宴,宴必先世。了却人间一局情。 顶有大池,亦积水养鱼,亦可吸饮,堪喻瑶池。潇洒达观尘世外,  欲赴仙宴,必先世。空中时闻有鸡鸣。 世言淮南王拔宅飞升,空中鸡犬皆鸣。登此绝顶,亦若将闻空中鸡犬声者。
寿 门下法眷罗秀才,母年九旬。罗乃长沙府浏阳县学秀才。名廷纶,法派名太玄,亦贤良,有志慕道者
沙星焕彩寿来徵, 沙星在彩星之旁,一小星是也。明则主人有高寿,其度之下应长沙府地,故用此祝此方之寿者。九十萱华傲菊名。 九月生。鹤柜足呼苏氏养,    楚有苏耽真人,成道后事母。室中置一柜,封锁《》密。凡母所欲食者,向招呼 即至。母舅开柜视 之, 一鹤飞去。此耽以神通养者。杏林傍视董双成。 董奉仙人以医济世。每医二人病愈,令种一杏,遂成杏林。罗之父明医也。每制药而母傍视之,故借以 为喻。群英会庆夸风苑,  群英言儒林之众会而庆寿,如阆风苑之聚会有众仙也。令子葆真近木乡。 木乡礼部官也。天下文士贡举属之,颂其子也。好却吴侬微一祝, 予本吴人,幸逢祝会。愿言王母是同庚。末句始收祝寿意。
寿文入四句
    寿文入四句。魏国公徐号六岳,讳弘基最善诗文,当今朝班道德文章之元首,圣贤辅弼之名流。更精大小楷草笔法,时人求者甚多。或有不暇时,则令其人取别稿来。看故人来,取予此稿也。以国公自叙其景立言,独导之体当如此。
待漏墀东晓带星, 墀东者,朝班之东最上第一位也。侧观南极远增明。  东立,则南极在左侧。南极增明则入寿之本意。暗回图度辉文字, 以星明于周天之图度,暗回带入寿之四句之文字。是暗带人号也。会际三元焕大数。  时上元之寿,以三元暗颂文人。草莽定徵人寿考,     将可证草莽中定有寿之人,作疑词也。江臯客是会豪英。在始知近江边,有吴人当《》期。书之物色求考德,如武丁图像求傅说也。咸谓当时药予生。末句始归寿意于真人。
道隐斋中勉门生学  道隐,伍子书斋,设教之地,故有此作。
人生飞去不同群,正谓天分理自真。 理者,天理也,即天命之性。十五未之先学性, 文宣师十五而志于学。寻常虚度此青春。 不信经书皆师范,安得襟裾迈等伦。 不以经史为学,则不知道理本分之事,似乎无知之牛马。而襟裾安乱,以襟裾而胜众人乎!举目试看当世士,螭头立者是何人。 内廷殿前阶中侧砌大石皆刻为螭龙之状。
残篇一首
财字,题意。齐封足贪《》,渭隐真奇特。奔走红尘心,一一皆成惑。   身之安静,乐于车驰马骤之劳动,则奔驰者皆惑。

校注:查相关资料,获知魏国公徐弘基的生平如下
第十代魏国公徐 弘 基(徐 维 志 子)
   万历二十三年七月己亥袭,佥书南京军府。三十五年协守南京,领后府。三十七年四月提督操江。天启元年,以疾辞任,加太子太保。崇祯十四年复守南京,加太傅。卒谥庄武。
附录
一.康熙五十八年《增注天仙正理》朱君甫序
二.道光二十七年朱仲棠叙《增注仙佛合宗语录》序
三.冲虚子《天仙论语仙佛合宗》自序
四.《天仙正理并仙佛合宗语录全书注释冲虚子》总序
五.真阳子伍守虚《天仙正理并仙佛合宗语录全书注释》总序
六.御虚子骆守一序
七.《天仙正理并仙佛合宗语录全书注释总目》
八.
一.康熙五十八年《增注天仙正理》朱君甫序
天仙正理论注六万余言,统二宗之纲目,具两藏之锁匙。初不少置一言,令人抱恨不明;亦不多置一字,令人歧想而怀疑。继往圣而辟邪说,开来学以正人心,乃仙佛二宗之必不可无,而圣真之必不可不参究者。曩诚斋陈先生门人沈应銓,谢嗣芳在苏见钞百各本,字句互多错,每以不得印本校正为憾。今幸同门朱鼎复,崔家玉偶于虎丘旧书贾处资请墨刻而归。而嗣芳遂与善信沈之鼎等公梓之,以此功德,上副真人度尽当世及未来际劫圣真共证仙佛,自利利人之果于无极。板交姑苏齊门内老君堂方丈黄清瑞珍藏,接引后来仙佛种子。时
      大清康熙五十八年己亥仲春也
二.道光二十七年朱仲棠叙《增注仙佛合宗语录》序
盖闻东方有圣人焉,为仙之宗。西方有圣人焉,为佛之祖。溯其未证仙佛地,在世亦不异人。即得仙佛之道修之,遂成历劫不坏之躯。后有高人奇士,恬淡襟期,伦影无愧,遵而修持,白日羽翰。成而已后,其慈悲普度,欲人人觉悟,齐超彼岸。特虑世人不能荷任斯道,以故欲言不可,秘密不得,遂托诸物理,喻诸爻象,发宣玄微,使上根利器,循绪渐进,有所遵循。其婆心接引,不惮重复,惟冲虚伍子为最。伍子既著天仙正理內炼心法,合宗语录累数十万言。复虑后学,不明其理,细加注释。又设为问答,著论语一书,《》切详明,再三指示,由起手以至了当,药物火候,采取烹炼,工程次第,靡不毕具。扫去譬喻,独露真诠,汰尽肤廓,文成一家。诚昏衢慧炬,道海津梁,得师一诀,立跻圣阶。《》得睹是者,亦何快幸。其自谓此篇从三十六洞天秘典中流出,洵不虚矣。其言仙佛合宗者何?盖仙由此修,佛由此证,皇天无二道,圣人无两心。所谓只此一乘法,余二即非真。即正阳祖真个佛法便是道,一孩儿两个抱。要之,千仙万佛同此一辙,外此即是旁门。
      棠幼希玄学,长遊名区,渋历荊湘云梦之间,往来西蜀青城之地。幸天《》其衷,获遇至人,授以大道,印之语录,真一线贯穿。廻忆伍子侍还阳仙师,经二十寒暑,始尽其蕴。棠较之伍子,稍逊其数,而竭诚尽志,无以异之。至于今读其书,如亲面談。其嘉惠来贤,殷勤挚矣,其立心苦矣。其接引后学,不尽丁宁告诫。后之学者,读是书而深玩之。于此中讨一消息,立定脚跟,庶不负伍子当日著书一片婆心。适因重刻语录之举,恭誌数言于首,以质世之读语录者。
       旹
道光二十七年丁未仲秋月麻城潜阳子朱仲棠叙
      于蘭香书屋
注 此序为《藏外道书》收录的中国道协提供的道光二十七年恭惠堂重刻本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天仙论语》
三.冲虚子《天仙论语仙佛合宗》自序
《前缺》禅髓,西方是释迦佛,所修公案,所说经旨;东土者是达摩来东以后,诸祖诸禅师所说修正行正法,即宗门祖师禅,故皆名禅髓。予于北七真丘祖长春真人派下,录此语也。当与南宗张紫阳真人《悟真篇》及《玉清金笥秘文》之书,并行不悖。咸引人于当道,以推广度人之志于百千万亿劫而流行天地之中。令人人知有正法,得有正证,正足以报仙佛度我之洪恩。
后来圣真见此若余面谈,能策励精勤则天仙诸佛从此证矣。可不勉哉!
峕在
大明崇祯辛巳年秋日冲虚伍子书于南都灯市道隐斋中
四.《天仙正理并仙佛合宗语录全书注释冲虚子》总序
  余尝原道之涵于太始,此是鸿蒙未判,未有天地之先,乃仙道之先天炁。即此修仙必用此,为长生超劫之本必到此,方是成超劫运之道。隐于浑沦时无可以指名。筌为取鱼之具,蹄为系兔之具,喻言语为明道之用。得鱼则忘筌,得兔则忘蹄,得悟道则忘言语。而不能著一言说者。谓其终不可明指著言欤?而先圣权喻筌蹄者不少。谓非不可明指著言欤?而后来有几人能以明指著言者耶!今《》有《天仙正理直论》一书行于世,以道原为说,约天仙《》《》者,何以故?乃天仙师徒同志同《》,获明天仙《》《》《》《》。著言者谁?吉王国师三教逸民维摩大夫季子伍冲虚遵其师曹还阳之命,而为是言也。以藏音阐道为任,其谓混沌未判,道即不外孚混沌。而即判为两,又早以畀于人矣!两者何?一曰天,观天之日月星辰,升沉度数,实若吾身升沉度数之道也。凡言日月皆神炁之喻,言星辰皆即斗柄以明火候周天十二时之喻。日月一周天行完三百六十余度之数,而斗柄亦随之同运。人心为斗柄,运真息之火候亦完三百六十之度数,实与天相若也。二曰地,观地之水火关路,静止流行,实若吾身静止流行之道也。凡言水火亦皆神炁之喻,言关路皆三关及其所行之喻。即所谓行所当行,住所当住之理与事者是也。静止者,喻火候中之至也;流行者,喻火候中之运也,亦与地相若也。是故天地之道如此,而吾身周流六虚,亦如是之法也。喻须弥纳入芥子者,亦如是之法也。此重申结上文天地之道即吾身之道,即是仙佛二宗之语同于天地有候之理,正混沌已判当浅直为言,示人以初修实地也。故曰吾身中有天地,天地在即道在。道在此,则亦浅说而直论者,亦在此。果可说论欤?果不可说论欤?就其《后缺》
果不可说论欤?就其《后缺》
五.真阳子伍守虚《天仙正理并仙佛合宗语录全书注释》总序
    道本非言.有宣扬道理者以言,有授受道法者以言,则曰言在道在也可.大根缘学者,闻言之下,顿悟得悟,言即是无.其次根缘浅薄,执言而入;又次者进修于是,耳无是闻,目无是见,不免于终身缺陷.虽有弃捐六亲,徒了老死一壑.志非不坚,竟为盲者引盲之误.故玄帝曰正法难遇.第吾人安知所遇之正哉!惟<<易>>所谓穷理尽性以至于命者,正也.先大夫伯父季子曰冲虚,余视之若阿难之视世尊也.生值旌阳龙沙之记,旌阳晋朝许真君在贾后时,为旌阳县令也.后成道全家飞升,为上帝之左相,治世之福主也.当时留识记云吾飞升后千二百年豫章之地,五陵之内,出弟子八百,其师出于豫章,同际龙沙之会.江中白沙掩过井口是也.井口者,西山小河流出来,近章江二里许.河口皆白沙,即其地名沙井.与江西省城章江门,隔岸也.河口不过五六丈,从来不识掩井口何说.天启六年,大江水中拥一白沙洲,横当井口而掩过.此许旌阳千二百四十二年之前知也印北宗邱祖八派之传,受金丹于秘闻,为维玄宗于几绝者.尝谓古仙诸书,以仙机杂人常语,则学者不免于泛视,执常而忽仙,亦学所为难遇也。以长篇微洩数言,则学者不免于局见自限,亦所谓难遇也。而邪说得以横行,坏人心术。由是吾兄冲虚,深为此惧,以天仙正理而直论之,吐师传之密,贯经见之机,警觉当来。药示有物,物生有时,采有诀也。而论之,归根有炉,封固有鼎,而烹炼有候也。而论之,火则周天符和,四季氤氲,以颠倒之妙也。而论之,得丹捧圣,乃论所以落黄庭。伏炁还神,乃论所以证脱胎面壁还虚,真了大觉真仙矣。是书也,贯彻始终,发明次第,药论详药,火论详火,不互《》,人得证于不疑;不喻象,人不惑于不瞭。仙理之正,人人通具之本来。论理之直,万古只此冲虚一笔也。书成梓矣,当是时也,及门问道者,专师所答,而又录之。曰天仙论语。并论仙经之所以包括佛理,而佛释之所以借之于仙机者,亦合语又录之曰西方东土禅髓,真足为注释于直论耶!总名曰仙佛合宗语录。及合宗一出,则知二宗一道,尽属当。人无劳相媾相辟,使二宗末学始知趋向,好共皈依,则汉明帝以来千五百余年,缪妄之言,皆能识破,弃之于无用之地矣。今而后,学者岂无真志于仙佛者哉!若不从此论此录而入,终为不遇。不以此论此录为悟,终为不学。惟兹直论语录之言不可无,余又为有缘遇论录者劝也。第冲虚子不惜不世出之法宝轻泄为论为及录,度世之功虽多,泄道之过不少。余以同气之弟,为同师之弟,从来固守谨道之戒,见此论录之明夫仙佛正道于今不明道之世,而人犹且不能明夫道,余又不得不添注脚以重明夫道也。
旹在
大明崇祯十二年岁次己卯旌阳许真君拔宅上升日堂弟真阳
    伍守虚题于道隐斋为众告言
六.伍达行《天仙正理并仙佛合宗语录全书注释》总序
余初学道时,侍孔圣门墙,久矣.每日读书三十韦编,自谓不知何时可了此一局。尝见昔人谓孔圣后天地而生,知天地之始,我则寻其所知始者而为知;又谓先天地而殁,知天地之终,我则寻其所知终者而知,如是知始或必了始,知终或必了终。拟将不了者,《》无多。讵知以是虚劳及惹成一虚名,负荷世臣重任,又何可得了哉。此始狂情妄见者哉。时家大人曰知天地之始之终,我且尚囿于天地之中矣。以是为了可乎?况必不了乎?求具真了,只有一超出天地之先而可造天辟地之能者在,乃为可了也。天地无而我独不无,天地有而我若不有。可为有,可为无,且在吾掌握中能者,若此而了不犹愈于《后缺》
注  此序疑为真人堂侄伍达行所的天仙真理与仙佛合宗之合集的总序,后内容不详。俟后续之。
六.御虚子骆守一序
《前缺》虽千万种出,高真者正而深,莫不瓓然炫目。高视之若望洋,令人退席出。时人者,邪而幻快。然迷心耽人之而判道,令人堕趣。余又志于删繁显正为歉。及伍子来馆南都,连居论道。乃出示所著直论,浅说者,承群仙之正统,集玄秘之大成,见之洞肰,即曹老师面命在前也。正使人目空全藏耳。接高真上达之机,不在是乎。请速寿诸剞劂,广为当世时后世科。益获睹之者,谁能不黜邪归正,从繁择精而不求正果,吾且预为之一笑。呵呵,何人斯.
    时当崇祯   年冬日同门派弟旧社弟御虚子骆守一谨序于冲虚  道隐斋中
八.仙佛合宗语录跋
    道之真机所当传,有不得不语者,语之。密当受记,有不得不录者,录之。录而错乱义训,怪门人之蒙昧无知,语而不合道真,实师家之瞒心未悟,均无益于当时,流毒于后世也。冲虚子厌此之病,所论仙佛合宗示诸门人,语已乃手录之。无淆讹,无外伪,虽未尽录,亦不必尽录,明道之要,则亦已矣。后之学者当于其要图之可也,毋为多书汗漫遊心焉。谨戒已跋。
九.天仙正理并仙佛合宗语录全书注释总目
总序
       第一总序 伍真阳子 作
       第二总序 伍达行 作

前集
       天仙正理直论增注
                                   另有序目

后集
       天仙论语增注
       西方东土禅髓增注
       附渡世缘疏语稿
据网友称注:度世缘疏语稿含“代僧化缘疏语”和“代道化缘疏语
                                各有序目
十.增注天仙论语目录
天仙论语六类  授受类   散问答类   评古类  杂语答类
杂咏类   本行纪类
自序
卷一 授受类   吉王太和十问   堂弟伍太初六问
卷二 授受类   堂姪伍太乙一问至九问
卷三 授受类   堂姪伍太乙十问至十九问   李羲人问答七问
卷四 散问答类   长沙王朱星垣二问    真阳子伍守虚二问  顾有弢六问   
     评古类   
杂问答类
杂咏类.卷末馀语
本行纪类.万古修仙歌
十一.原本相关小注:
  1.从万历癸丑岁,馆于长沙府之吉王国中。王为睿帝之重孙,贞帝之从兄,玉牒派名常淳,嗣丘祖龙门仙派之太和也。
2. 堂弟伍太初法名也,号见初,第四叔父之子,真阳子之亲弟也。
3. 法名太一,官名达行。字际可,予之堂姪。  
4. 李羲人   崇祯丙子秋中朔,伍冲虚子在金陵将远行,羲人诣小斋。羲人初为应天学庠生,精易学。己巳岁初夏,参博山无异和尚,尤精于祖师禅,机锋敏捷,宗闻最称自悟者。自丁卯与予相知,自庚午季秋望七拜入予宗。为扣性命双修之旨,竟遊楚浙七年如新,兹始还金陵之家,始有七问。
5.散问答类  此皆交遊良朋之类,非门人,故散问答。
6.长沙王朱星垣殿下   此封长沙王二字,郡王也,吉王太和之堂弟,岁食禄千二百石,未登仙派,星垣其号也。         
7.真阳子同祖堂弟,同师弟,登仙派名守虚。
8.顾与弢名昭,应天府学庠生。
10. 校注:查相关资料,获知魏国公徐弘基的生平如下
第十代魏国公徐 弘 基(徐 维 志 子)
    万历二十三年七月己亥袭,佥书南京军府。三十五年协守南京,领后府。三十七年四月提督操江。天启元年,以疾辞任,加太子太保。崇祯十四年复守南京,加太傅。卒谥庄武。
 楼主| 发表于 2012-4-20 20:52:47 | 显示全部楼层
青阳子 发表于 2012-3-18 12:30
校记
伍冲虚,近四百年来影响最大的仙道人物,应该没有多少争议的。其著作有《增注天仙正理》,《仙佛合宗 ...

众道友欲寻真师,得真诀,当知集善为先。天机虽远,犹可见焉。近读文昌阴鸷文,有感于心,故发与此,与人共勉。
文昌帝君阴鸷文
帝君曰:吾一十七世为士大夫身,未尝虐民酷吏;救人之难,济人之急,悯人之孤,容人之过。广行阴骘,上格苍穹。人能如我存心,天必赐汝以福。  
于是训于人曰:昔于公治狱,大兴驷马之门:窦氏济人,高折五枝之桂。救蚁,中状元之选;埋蛇,享宰相之荣。欲广福田,须凭心地。行时时之方便,作种种之阴功。利物利人,修善修福。正直代天行化,慈祥为国救民。存平等心,扩宽大量。忠主孝亲,敬兄信友。各睦夫妇,教训子孙。毋慢师长,毋侮圣言。或奉真朝斗,或拜佛念经。报答四恩,广行三教。谈道义而化奸顽,讲经史而晓愚昧。济急如济涸辙之鱼,救危如救密罗之雀。矜孤恤寡,敬老怜贫,举善荐贤,饶人责己。措衣食,周道路之饥寒;施棺椁,免尸骸之暴露。造漏泽之仁园,兴启蒙之义塾。家富,提携亲戚;岁饥,赈济邻朋。斗秤须要公平,不可轻出重入;奴仆待之宽恕,岂宜备责苛求。印造经文,创修寺院。舍药材以拯疾苦;施茶水以解渴烦;点夜灯以照人行;造河船以济人渡。或买物而放生,或持斋而戒杀。举步常看虫蚁,禁火莫烧山林。勿登山而网禽鸟,勿临水而毒鱼虾。勿宰耕牛,勿弃字纸。勿谋人之财产;勿妒人之技能;勿淫人之妻女;勿唆人之争讼;勿坏人之名利;勿破人之婚姻。勿因私雠,使人兄弟不和;勿因小利,使人父子不睦。勿倚权势而辱善良,勿恃富豪而欺穷困。依本分而致谦恭,守规矩而遵法度。谐和宗族,解释冤怨。善人则亲近之,助德行于身心;恶人则远避之,杜灾殃于眉睫。常须隐恶扬善,不可口是心非。恒记有益之语,罔谈非礼之言。剪碍道之荆榛,除当途之瓦石。修数百年崎岖之路,造千万人来往之桥。垂训以格人非,捐资以成人美。作事须循天理,出言要顺人心。见先哲于羹墙,慎独知于衾影。诸恶莫作,众善奉行。永无恶曜加临,常有吉神拥护。近报则在自己,远报则在儿孙。百福骈臻,千祥云集,岂不从阴骘中得来者哉?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漏尽阁    

GMT+8, 2018-12-10 08:07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