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漏尽阁社区——修真证道,强我中华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楼主: 白云生

黄元吉绝学不可妄解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3-6-2 11:01:23 | 显示全部楼层

黄元吉绝学不可妄解

黄元吉真人所传丹法我也来谈谈,黄元吉真人所传丹法,有《乐育堂语录》、《道门语要》、《道德经注释》三书传世,若要了解黄元吉真人所传丹法旨要,凭此三书足矣.既然当年黄元吉真人在四川设堂公开传学,那么至少在四川应当有相当多的传人.由于每个人性情学识资质等等不同,黄元吉真人自然也是权宜方便授学.学的人学到后还要自己消化和理解,因此得出结论自然不同了,若据此说梅自强先生不是黄元吉真人一脉是有违常情.现在的问题是:梅自强先生所传丹法究竟理解了黄元吉真人丹法什么程度的问题.我的浅见是,梅自强先生所传丹法还必较执着和繁复,适合一般修学的人.就梅自强先生而言,他缺乏变通精神,对师传生搬硬套,他读了《乐育堂语录》、《道门语要》、《道德经注释》三书等于没有读.其实现在又有多少人能真正理解《乐育堂语录》、《道德经注释》二书呢?陈先生说黄元吉真人是非南非北派,又有谁能真正理解呢?
发表于 2003-6-4 17:16:53 | 显示全部楼层

黄元吉绝学不可妄解

[这个贴子最后由xuexue在 2003/06/04 05:50pm 第 1 次编辑]

碧峤道友,还希望你谦虚一点,东派西派的陆、李二位祖师都被你说成了邪师,陈樱宁也被你说成假道学,现在又说黄元吉祖师也是假道学,还望自重!
大家的帖子水平不高,你批评也就罢了,讥笑也就罢了,我们都是在相互学习,相互启发,不妨亮亮你的师门,给大家一点正宗的指教啊,我们洗耳恭听!
但是很可惜,看了你回“何为漏尽”的帖子,大漏马脚。
发表于 2003-6-6 21:36:40 | 显示全部楼层

黄元吉绝学不可妄解

我也来说点看法。我觉得斑竹说的还是很有道理的,借假修真本来就是起步的地方。什么事都可以有个方便之说,指全身什么地方为玄关,都不是确论,“窍者,非心非肾,非口非鼻,非脾非胃,非谷道,非膀胱,非丹田,非泥丸。夫此一窍,亦无边旁,更无内外,乃神气之根,虚无之谷,在身中求之,不可求于他也。此之一窍,不可以私意揣度,是必心传口授。苟或不尔,皆妄之矣。”这段经典说的很明白了,但是指玄关为眉心,为顶上的都很难说他们错啊,本来就是从有形突破进去才能到无形啊。而且实践中我们就是这样做的。所以也不完全说是黄为了后人的假借之说。而是确实是身中求之啊,所以不算是比喻的说法了。
发表于 2003-6-12 14:46:58 | 显示全部楼层

黄元吉绝学不可妄解

静里觅真诀无多,一颗凡心日夜磨。
发表于 2003-6-21 18:55:44 | 显示全部楼层

黄元吉绝学不可妄解

还是不要党同伐异的好,劝归劝,练归练,我现在觉得最难的是精神上的坚持。而不是功法的差异。说句实在的话,咱们未必就比别人高明多少
漏尽阁以前不是也把严新的功法放在台上吗?至少一年以前是这样吧?我是从这个网开始接触正统仙学的,以前虽然练过几年的气功,不过都不得法,到现在小周天还没通呢,呵呵。而且现在学习太忙了,还得打工,个人没有毅力,慢慢来吧。
有谁看过<<上帝的指纹>>?我看了以后觉得<<内经>>上的真人是确有其事,只不过没有历史纪录罢了,外国人的书也能帮我悟道,所以我觉得各个法门都有自己的道理,只要不是伤天害理,姑且容之
发表于 2003-7-3 11:19:06 | 显示全部楼层

黄元吉绝学不可妄解

我在读到有关民间宗教的专著时,发现以前的"先天道""同善社"都有“天、正、引、保、顶”这类术语.据说是始于清朝"先天道",再经"同善社"发展.同善社教主彭汝珍对黄著也很珍视.不知梅自强先生丹法与彭之同善社一脉有无关联?
发表于 2003-7-3 23:40:50 | 显示全部楼层

黄元吉绝学不可妄解

      针对于《黄元吉绝学不可妄解》和《梅自强是黄元吉第四代传人?》两篇文章,有梅自强先生高足廖冬晴先生对此发表了澄证,题为《梅自强先生师承澄证》,发表在《武当》杂志2003、7期上,的对此二文的回应。廖冬晴先生是梅自强先生高足,其说的是有分量的,请诸位看看!白云版主您是否可以发上来!
      同尘先生谓:“梅自强先生所传丹法还必较执着和繁复,适合一般修学的人.就梅自强先生而言,他缺乏变通精神,对师传生搬硬套,他读了《乐育堂语录》、《道门语要》、《道德经注释》三书等于没有读.”    确是不假!梅自强先生的《道德经注释解奥》,是画蛇添足之作,是误导!
     xuexue先生谓:“专门查找了一些关于民间宗教的资料,才知道它内部有所谓点传师等,而下手门径竟然也是鼻梁上的祖窍,”    确是不假!"同善社"、“一貫道”的功夫和梅自强先生所传丹法是很相象的。"同善社"、“一貫道”内部有“三宝”,是“三口不说,六耳不传”的,很秘密的!在解放初期,取缔反动“会道门”时,这些信徒不肯交待,深怕遭“五雷轰顶”的,最后还是交待了。“三宝”是:1玄关,在两眼之间;2八字真言,“无生老母,真空家乡”;3对合同,是一种门内联络的暗号,一种手势。功夫是:1先守玄关,叫“修性”;2守下丹田,叫“性命合一”;3运周天,等等!因为时间过久,可能有误,请查相关资料为准!如果您查了这些资料,就可以是“曾游龙藏,自然到眼立分”,再说自己的观点不迟!
      同尘先生谓:“同善社教主彭汝尊对黄著也很珍视.不知梅自强先生丹法与彭之同善社一脉有无关联?”    可以查查相关的历史资料。 《乐育堂语录》前“西昌果圆居士”于1883(癸酉)所作的“序”中有:“吾师 述古老人”云云,即是同善社教主彭汝尊(妙凤山述古老人)。据悉,清末民国时期,四川讲静坐的门派很多,都尊黄元吉的《乐育堂语录》,照理推之,自然都会自称是“黄元吉传人”了!
    当然,以“祖窍”山根作为进入“玄关”的门径是可以的,是“随缘说法”的权宜策略,大抵黄元吉的著作中也有这个说法,若将祖窍”山根作为“玄关”,则差之远矣!仔细阅读《乐育堂语录》、《道门语要》、《道德经注释》,自见分晓,不必再赘言,黄元吉说的很清楚。不看黄元吉的书来辩,是隔靴搔痒!梅自强先生的传承(师承)、是不是“黄元吉第四代传人”不是主要的,关键梅自强先生传承的丹法是否能够代表黄元吉的丹法,如果和黄元吉的东西不一致,那就不是黄元吉的东西,当然也就不是“黄元吉第四代传人”了,这是最简单的判断方法!
 楼主| 发表于 2003-7-4 06:40:49 | 显示全部楼层

黄元吉绝学不可妄解

  廖冬晴的《梅自强先生师承澄证》去年曾有人在漏尽阁老社区贴过,之后才在《武当》杂志社发表的,这篇文章太长了,我可没功夫输入。我觉得其中有一点很可笑:静虚子的文章早在1995年就发表在《国际气功报》上,这一点我也早就指出来过,但廖冬晴却还以为是这一两年才发表出来的,1995年的时候不知道廖冬晴他们干什么去了。
发表于 2003-7-4 10:16:04 | 显示全部楼层

黄元吉绝学不可妄解

我再陈述一下自己的观点:梅自强先生的师承据他说是黄元吉一派。就四川而言,黄在富顺设乐育堂弘道,门下弟子千人。而梅的师承都是自贡周边的人,能听闻黄说法也是合于情理的。只不过梅一系可能非黄直嫡一系是支流罢了。但,现在也没有听说有谁是黄的嫡系,也没有黄派嫡系来清理梅非正宗说。所以梅是黄派是没有问题的。
反对者拿着黄著相查核,发现梅著与黄著有许多不合,就觉得有问题。其实梅也是反复读过黄著的。他也看到了彼此之间的差异,他要为黄著作注,要用他的师传死法去沟通活法,来弥合彼此之间的差异,自然不得当可以说是他的败笔,是导致反对者的突破口。
同善社是清先天道的支派,彭于光绪三十二年创建。他的传道方式与梅所提到的传道方式几乎是一个版本,所以我就怀疑梅的师承与同善社有些联系。后来想想,民国年间,同善社也是广纳人才,如陈撄宁先生就有人拉他进社。那黄门的弟子进了同善社也不奇怪,当他看到同善社传道的神秘方式很好,就加以吸收,也在正常范围之中。
附言:大江先生把“西昌果圆居士”说成清朝癸酉,搞错了,应是民国癸酉年,即1933年。因为当时彭依附伪满洲,正为溥仪炼神兵,他的子弟辈当然不愿用民国纪年了。
发表于 2003-7-4 10:23:04 | 显示全部楼层

黄元吉绝学不可妄解

盛兄评论,清末民国时期,四川讲静坐的门派很多,都尊黄元吉的《乐育堂语录》,照理推之,自然都会自称是“黄元吉传人”了!
黄祖久居四川,设帐多年,桃李不在少数,四川静坐门派尊《乐育堂语录》,是有其历史渊源的,绝非空穴来风。此正如江浙紫阳派的由来一样。自先贤定义此派以来,当今有谁可置疑江浙紫阳是南宗流传?
今日黄祖著作大兴,源头无非是樱宁夫子私淑,而其当年自述欲整理乐育堂语录时为道们高人所劝阻,以其泄漏天机太多而作罢。圈内流传,道门高人者,即彭汝尊等人。如此,彭汝尊对语录一书的理解,在樱宁夫子眼中,难道是生搬硬套吗。倘使真的生搬硬套,那么樱宁夫子的眼力就大可置疑。又,倘使樱宁夫子眼力不济,那么大家又何必对他推崇的黄祖著作大加关心呢?
由于不是“正学”,史料难以尽载,丹道流派说法种种,最近我们内部论坛讨论的就不在少数。我认同盛友的见解,当从丹诀及考证同时进行。
昔日有幸曾叩道于梅老师,当时我对玄关的了解已经有性命死活等等系统认识,张义尚先生曾对我言及是“不拘于此”,而绝非“不是此”。所以曾求商榷于梅老师,以盛兄在丹道界的见闻亲历,当知老一辈对其薪火传承的学术有一种执著的态度,具体也就不多说了。当时梅先生是坚持唯一玄关的(确切地说,是定位玄关的一种)。这本身并非大谬,查丹经道典,以下元,眉间,顶门等等为玄关者,何其多也,难道祖师丹经,种种说法,都是隔靴搔痒吗?其实玄关虽分性命死活等等,如今说破,下手无所谓,关键是后面一招。陈老先生以定动定为要,而梅师以虚无窟子为始,我以为,皆是丹道下手正途。再说一句,倘使仔细研读语录,其中并非没有眉间下手法的记载吧?
学者要具只眼,判断是否正道未必以简单文字为依据,否则师心自用,恐不利于学习。菩提老祖授大众以摩腹行气之法,也有金丹修行之妙可授之行者。近日读书,发现当今一些名家的著作中,即有修行妙语,也有意念行气的男女双修“妙诀”,也是一叹。
发表于 2003-7-4 11:27:34 | 显示全部楼层

黄元吉绝学不可妄解

"菩提老祖授大众以摩腹行气之法,也有金丹修行之妙可授之行者。近日读书,发现当今一些名家的著作中,即有修行妙语,也有意念行气的男女双修“妙诀”,也是一叹。"

hahaha   

 楼主| 发表于 2003-7-4 12:56:59 | 显示全部楼层

黄元吉绝学不可妄解

  知名不具就是“某某”(两个汉字)吧?石头天然就是“xxxxxx”(六个洋文字母)吧?
发表于 2003-7-4 15:12:32 | 显示全部楼层

黄元吉绝学不可妄解

是的,白云法眼如电啊。可能密码记忆有误,登录几次都不成功,所以另外用名一个,而且,那帖子是供同尘兄和盛兄他们参考的,内部论坛的朋友都应当知道是我。
发表于 2003-7-5 00:10:38 | 显示全部楼层

黄元吉绝学不可妄解

向同尘先生请教《乐育堂语录》的问题
    “附言:大江先生把“西昌果圆居士”说成清朝癸酉,搞错了,应是民国癸酉年,即1933年。因为当时彭依附伪满洲,正为溥仪炼神兵,他的子弟辈当然不愿用民国纪年了。  ”
--------------------------------------------------------------------------------                                       
    请问,1、“西昌果圆居士”的“序”,中的“癸酉”到底是“清朝癸酉(1873)”,还是“民国癸酉年(1933)”?我想这是关系到《乐育堂语录》的版本问题,《乐育堂语录》最早的版本是哪一年?龙腾剑1919的《重刊乐育堂语录》不是初版,“西昌果圆居士”的“序”不知是在龙氏的1919年的版本中,还是在1933年“西昌果圆居士”也刊刻了一个版本?我手中只有孔德的《乐育堂语录注解》,对版本问题也只是推测而已了。“西昌果圆居士”在“序”中说:“予旧笥有《乐育堂语录》节本,……壬申夏,柳君云亭自蜀归,得原本两册,……已而至同德堂,见曲君月川案上有此书,……”。从此看,“西昌果圆居士”得到《乐育堂语录》是颇费周折的,试想,龙腾剑在1919刊刻了《重刊乐育堂语录》,在1933年应该不难寻到本书的,故我推测“癸酉”是“清朝癸酉(1873)”,敬请核正!
    又,黄元吉在1883年著成《道德经注释》,而《乐育堂语录》是黄元吉在道光咸丰年间(1841-1860)讲道内容的纪录,当在咸丰末年就已经解馆,怎么在1883年著成《道德经注释》而作“序”?真搞不清楚!
    再,“西昌果圆居士”的“序”中有“谓此书谈工太明显,不可泛传”云云。在“乐育堂弟子”的“序”中确有“或曰:此书天机毕露,未可轻传”云云,并作了答复。两下对比如何?好像“西昌果圆居士”说于前,“乐育堂弟子”答于后,唱于前,和于后,一唱一和,好奇怪!如何解释?
        2、“西昌果圆居士”是同善社彭汝尊的弟子吗?“西昌果圆居士”的“序”中说:“且闻孙海波言,吾师述古老人,谓此书谈工太明显,不可泛传”云云。可见“西昌果圆居士”  不是同善社彭汝尊(龙凤山述古老人)的弟子辈!
    3、《乐育堂语录》是黄元吉在道光咸丰年间(1841-1860)讲道内容的纪录,可见,这是一部“集体创作”的道书,作者是“乐育堂弟子”。黄元吉当在咸丰末年就已经解馆,怎么在1883(光绪十年)年著成《道德经注释》而作“序”?《乐育堂语录》和《道德经注释》最早的版本在哪年?在道光咸丰年间(1841-1860),历史上是否有“黄元吉”这个人?可有史料证明?为什么刊刻《乐育堂语录》的龙腾剑也说不清楚“黄元吉”的来历,只是含糊其词的说:“乐育堂语录四卷,为黄元吉先生门人记录。先生生于元代,张三丰集中,叙述师承,先生姓名亦在其列。是书出成于道咸年间,计时几历千载,而犹聚徒讲学,殆所谓留形住世之俦欤!”“净明道”有“黄元吉”,元朝人,是史实。按龙腾剑的说法,道光咸丰年间的“黄元吉”,就是元朝期间“净明道”的“黄元吉”?我甚至怀疑,道光咸丰年间的“黄元吉”是子虚乌有的人物!道光咸丰年间的并不存在“黄元吉”!希望同尘先生年从史实上解我之惑!
    丹道史中的很多东西需要从史实上进行考证,必须以实事求是为原则。江湖上的东西以及宗教上的东西,大可瞒天过海,不必依据事实和历史,而信徒也没必要计较这些,他们追求的是另有目的,甚至出现了些“吃教”徒。鲁迅先生披露的很清楚:“耶稣教传入中国,教徒自以为信教,而教外的小百姓却都叫他们是‘吃教’的。这两个字,真是提出了教徒的‘精神’,也可以包括大多数的儒释道教之流的信者,……‘教’之在中国,何尝不如此。……有宜于专吃的时代,则指归应定于一尊,有宜合吃的时代,则诸教亦本非异教,不过是一碟是全鴨,一碟是杂拌儿而已”(《准风月谈.吃教》)。
    丹道不是以“信仰”为究竟的,是以“实证”为准则,所以对丹道史上的一些陈芝麻、烂谷子翻的底朝天,不会影响丹道的“实证”的,只会有益,不会有害。反之,依然沉溺于瞒天过海式的丹道传承,制造神话,搞个人崇拜,进行“造神”运动,是极其不利于丹道的发展的。“中世纪”的欧洲,死气沉沉,正是一些敢向“神权”挑战的科学家,敢于付出生命(如哥白尼),才有今天昌明的科学的文明的现代社会。我们研究和看重的是丹道中是“法诀”,付诸于实践,不必在乎“传承”和一些个人问题。考证古代的“内丹家”,只是将他还元成实实在在的“人”,而不是“神灵”,也无损于其“丹道法诀”的真实性。牛顿发现了“力学三定律”,是伟大的科学家,但是晚年却衷情于宗教,虽然他晚年沉溺于宗教,也并未影响伟大的科学家称号,也并未因其信教了而怀疑他“力学三定律”的客观真实性。所以,既要考证古代的“内丹家”的真实历史,也要看清其传承的“法诀”,两者之间既要综合的看,也要有所区分的看。考证“师承”可以看清其所传承“法诀”的一个侧面,但不能完全否定“法诀”的真实性和实践性,以及取得的效果。也可以看出,“内丹学”文化必须提升为可以研究、对比、实证的“学术”文化,不能再沉迹于故弄玄虚的江湖之间,正是由于故弄玄虚,才给我们留下了诸如这些种种谜团,以至于对“丹道法诀”失去了信心,可不诫乎!
发表于 2003-7-5 12:21:49 | 显示全部楼层

黄元吉绝学不可妄解

答大江先生:
一:1,《乐育堂语录》的版本。据李远国的《中国道教气功养生大全》第1864页说:有“成都二仙庵刻版原为五卷,镇江道德分社版则为四卷,少后一卷。泰国赞化,宫复圆堂版也为四卷,尾附一卷。后所讲者,复列一卷,故不称为五卷。”2,我所见者,有上海古籍版的《乐育堂语录》,此书是据镇江红十字会马云程复刻本影印。此本首有一序,时在著雍困敦,是王道源序于镇江道院第二副母坛光明亭下的。可知此书是刻于民国三十七年戊子,1948年。此本有龙腾剑跋,无“西昌果圆居士”的“序”和柳序,是比较晚的版本。《藏外道书》第二十五册收有北京天华馆印的《乐育堂语录》,此本有有龙腾剑跋,“西昌果圆居士”的“序”和柳序,当是现在最流行的版本。这就是我知道《乐育堂语录》的版本情况了。
二:是“清朝癸酉(1873)”,还是“民国癸酉年(1933)”?彭于光绪三十二(1906年)创建同善社,如果圆居士的“序”是在1873年,那么此序就早于彭创建同善社33年,有这可能吗?1873年的彭还是所谓的龙凤山述古老人吗?故此序是民国癸酉年(1933)。是翻刻龙腾剑本的版本。
三:黄元吉的著述在清朝时就被“道家者流珍若鸿宝”(光绪十二年,《道徳经讲义》朱序语。)所以黄著就被道流传抄,传抄过程中出现种种异本就毫不奇怪了。龙腾剑收集几种版本校订也就不奇怪了。
四:仙家传承往往多附会之说,元朝确有黄元吉其人。但难道没有同名同姓的吗?清朝的黄元吉有说过自己就是元朝净名派的黄元吉吗?净明派的修法与黄派相同吗?除了龙腾剑有此一说外还有谁执此说?大江先生以此怀疑黄是子虚乌有之人有欠妥当。
四:至于果圆之序,和柳序是否说明了二人是彭的弟子,论证起来颇繁,以后再谈可也。
五:录厚黑教主李宗吾一句话供参考:“四川讲静功的派别很多,如同善社,如刘门,如关龙派,如吴礁子派等等。其中讲静功的一书,名为《乐育堂语录》,是丰城
黄元吉来川讲道时所著,各派讲静功的人都奉为天书。”
匆匆回复,尚未详考,请大江先生指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漏尽阁    

GMT+8, 2018-10-22 13:23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