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漏尽阁社区——修真证道,强我中华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73483|回复: 163

黄元吉绝学不可妄解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3-3-24 22:05: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黄元吉绝学不可妄解
  ——略评《颠倒之术》
  武汉 静虚子
  自近代仙学巨子、丹功名学者、前道协会长陈樱宁翁私淑黄元吉真人玄关一窍绝学以来,当世丹功名家,皆推崇备至。真修实悟者,更仰戴为不二法门。近日惊闻,1899年即创“敲竹鼓琴”新法的张执阳,便是黄门“直指单传”嫡传第一代的“一代宗师”?!可怜陈翁虽自1905年后,便广游名山,虔诚访求仙术,却无缘得遇。1933年后,陈翁以刊物大弘仙学,实有弘道大功。1961年后,陈翁被尊为全国道协会长,更私淑仰慕黄翁玄关绝学,但苦求而不见黄门嫡传高人,无缘亲聆教诲。惜哉!园顿子,樱宁翁!
  梅自强先生在《颠倒之术》编者的话中,即以黄门“直指单传”第四代传人自居,文中又云,己实得师门九层功法的前七层。对黄门精华至宝、玄关一窍,理当洞彻精微,如数家珍。解奥之文,当与黄元吉真人传世佳著若合符节。可是梅氏之解奥,在很多理法关键处,与黄真人二著,南辕北辙,背道而驰。梅氏解奥之依据,本于该书“九层十法真传”。
  梅氏真正师承,实本于张执阳。张执阳所传乃安乐法门,后天小术也;黄真人所示为传统正功,天仙大法也。梅氏传承张氏之学,以之解奥黄翁真传,实弘张抑黄也。夫以后天安乐小术,解奥先天传统正法,岂能不妄不误?略举数则玄关理法,黄翁与张氏在根本处,互相矛盾对立之论如下:
  一、黄翁以受胎成形,示玄关之理为修先天性命;梅氏则执父精母血后天色身为本。
  梅云:“真与正的标准,集中表现在三关九窍中的讳莫如深的为首一窍玄关。因这一窍是人体受胎成形的起点即父精母血,即性与命、神与气的合成物.”(颠P300——11、13。即《颠倒之术》,人民体育出版社,1993年版,第300页,第11至13行。又括号内所示,如不标明出处,皆为本文作者小注。后仿此。)
  传统丹功常以受胎成形之理,示人逆修返还之法。受胎时,父精母血只能成就凡体色身;并非神气,更非性命之根。有情生命之根、之主,乃先天性命。先天之命,乃太虚一元真炁。先天之性,本在炁中,静合为一;胎息一起,由先天一炁动分判出,隐藏于历劫不坏之种子中。凡有情之物,基于持种之因,再由一念之不持,贪淫欲而入胎受种。先天性命的太虚一元真炁,亦同时入胎受种,化生诸多不同有情物类,此即有情生命之主、之本。父精母血,仅人及有情物受胎成形,后天凡体色身之本;仅先天性命暂时寄居之屋舍而已。传统丹功,借后天有形,逆修返还此先天性命,方可点化阴神,转识成智。引黄翁著述为证:
  “若论乔丹之道,生神之理,实与凡父母生育男女无异,亦与凡俗之投胎夺舍相同,所分别者,凡人生之受气,成就一个有形有色之体,只因一念不持,”(P95——15、17。即上海古籍出版社,1990年版《乐育堂话录》第95页,15至17行。后仿此。)“人未生以前,此气浑於於穆,同夫太虚一炁。自念头(历劫不坏持藏种子见有情物性欲交媾动淫念)起处,不知不觉此气即落於父精母血之间,然而此时只有精血一团,无有形骸肢体……,於是有个腔子,我之元气即附於腔子之内,……。要皆元气伏於腔子里,而后才成一身一形,内有知觉之灵,神明之变也。后之人欲修金丹,以成金仙,又岂可离此腔子而外有所图哉?(P132一8、16)。
  二、求玄关的心印法诀有根本差别,黄翁传承天仙大法;梅氏无旨无法,并妄指山根、上丹田为玄关。
  传统正宗丹功,历世所分南北二宗,东西两派、文始派、隐仙派,乃至今人所谓“中派”,众位已得道仙真,皆以同一求玄关的心印、法诀,入手孕、调药而求得先天一炁即小药作丹头。
  玄关心印为在下丹田外鼎处,和合神炁求内鼎。若不知鼎器、药物、火候之要妙,微阳生与小药生不同景征之玄秘,按法诀于外鼎处,求得内鼎,先立玄关之体,则亦不能真得外鼎之用。若不得内鼎,妄执色身固定处所,无论上丹田、中丹田、下丹田,乃至身内身外任何固定处所为玄关,皆是门外汉之妄语。何必徒作口舌之争、文字之戏哉!
  玄关外鼎器在行孕、调药之功时,虽在心下(绝非山根或上丹田)肾上的空间内浮游混化;当内鼎一立,功成景现时,机发成窍,必归根于下丹田中的炁穴。古真与黄翁以“窍中窍”示之。前一个窍字,既示外鼎亦示下丹田;后一个窍字,既示内鼎亦示炁穴,即玄关现于炁穴中。黄真人悉遵传统功法。引证如下:
  “吾示在关一窍,是修道人根本,学者之先务也。不比中下二乘,说窍有形可指,有名可立。尔等须从混沌又混沌(此既隐示混化先求微阳生,再求小药生,求内鼎之法。学者当具只眼,不要误认无故重复是幸。),方有丹药底本,神仙根基。”(颠P154——16、17)。“此个中字,所包甚广。其在人身,一在守有形之中,——朱子云,守中制外。夫守中者,回光返照,注意规中,於脐下一寸三分处(在外鼎处),不即不离是。一在守无形之中(求内鼎法)——《中庸》云,喜怒哀乐未发之谓中。”(颠P254-11、15)。
  “此个气穴,非有形有象,肉团子上;是神气合一之气穴也。神气聚则有形,神气散则机息……,金鼎非真有鼎,玉炉非真有炉,亦无非神气合一(求内鼎),凝聚於气海之旁,即男子媾精之所,女子系胞之地(在外鼎处)是。”(颠P95——6、11)。“古云,入定工夫在止观。何以止?止於脐下丹田(在外鼎处)。何以观?观於虚无法窍(求内鼎)。”(P74——14、15)。“三丰云,凝神调息(求内鼎)於丹田之中(于外鼎处)。盖心止於脐下曰凝神,息归於元海曰调息。”(颠Pll0——13、14)。“时时以神光直注下田,将神气二者收敛於玄玄一窍之中。”(颠P32——9、10)
  为了防止不得真传之修士,下手兴功,即把上乘法中,纯神还虚、合道圆性之外鼎器上丹田,误当为初成筑胎神之基法中,孕、调药之鼎器,而不能求得先天一炁。黄翁特示“此性原在离宫,理宜离官(此处离官指上丹田泥丸宫,非指中丹田绛宫)修定,始见本来性天。不知此特气质之性(生死轮回之本),而未可言虚无之性也。学人欲见真性,求之离官难矣。惟有坎官(明示下丹田),是我先天一点真正乾阳(仙佛真种,复性之本)。下手兴功(兴功二字,当具只眼。乃和合神炁求内鼎也。并非一神自凝之孤修。),即从此处神光了照。久久自见本来面目。”(颠P97——4、6)。
  真修实悟者当知:梅氏所传承张执阳的初层法中,以凝神守山根为得玄关窍,对传统正功而言,此不过是收摄六根,意专一缘,为兴功前之预备工作而已。若不能意专一缘(第六识之本性即变易不停,迁留不居。初修之士,未得金华,何能相因?真专一缘),只能算是休息,并非练功;若偶有修者,以此为法,苦炼而能一神自凝、毫不动念,亦不过阴神家活计,只可出阴神;万不能得先天一炁为丹头,亦无真正果证。盖人生出胎,后天口鼻之息一起,识念即缘息而进,从此后天主事,先天之性隐泥丸,先天之命藏炁穴。性命双修之入手兴功,必须专意凝神(含先天之性)於下丹田藏先天命之处,以性求命。古真云:真土擒真铅;火烧苦海;水府求玄;鬼窟盗宝。
  梅氏持张执阳之传承,谓不须苦修即得玄关。如“以其右手中指,从他的祖窍(即上丹田玄关窍)直下祖脉(督脉上端鼻准)再旋回至受传者的祖脉,沿鼻柱上到祖窍,“指点”而言曰:“玄关就在两眼之间。”这就是学中人常说的“真传一句话”……,故不惴背叛而全盘托出。”(颠P301——11、29。此段引文内括号内容及文中之引号,皆梅氏自注。)梅氏于初层功法的注③亦重复此指(颠P323——21、24)。所谓“一脉真传”,有人指明即得,不修而有,知之常存。何等眩人?不必知孕、调药中之鼎器、药物、火候;不必苦炼孕、调药之功,亦不必辨孕药及调药功成之景征,迅即采封小药火炉;这些都是传统功法中,口传心印、秘而不宣之玄密。贪求速成者,妄图省事;不知真诀之混徒,正好乘机胡混骗人,欺世盗名。
  ………………(中间部分文字遗失)
  三、《悟真篇》首示唤龟招凤筑基权法,张执阳东施效颦,徒用其名,妄解其旨。
  紫阳仙祖于《悟真篇》中,首示“敲竹唤龟吞玉芝,鼓琴招凤饮刀圭。近来透体金光现,不与凡人话此规.”指点漏体之人,当先修初成筑胎神之基的权法。历代得道仙真,多有同指。不得真传之人,却常如张执阳、梅氏一样、往往随意妄解。更可笑是梅氏还自诩为该二氏之首创发明,自误误人。余今不惜罪过,略加直指。此诗第一句示先行孕、调药之功,求取白虎首经至宝即先天一炁即小药。敲竹(虚心实腹,凝神炁穴)唤龟(孕药功成,微阳生后,再调药)吞玉芝(玄关现、玄牝出、小药生,二候采牟尼)。第二句示接行小周天功,团聚刀圭内药。鼓琴(立天心斗杓,意鼓息吹,火逼金行)招凤(四候有妙用,抽铅添汞,还精补脑)饮刀圭(六候别神功。行一得玄妙机小周天后,神炁和合,戊己二土,凝成刀圭内药)。第三句示三百个得玄妙机小周功足,当行采、服金丹大药之功,筑完胎神之基。故云,近来透体金光现(一粒金丹吞入腹,我命由我不由天)。所以唤龟之功,必当在招凤之功前。岂可颠倒胡混哉?如若不信吾言,请看黄翁之教:
  “破漏之人与年老之体,后天铅汞将尽,性命何依?不得不用敲竹唤龟、鼓琴招凤二法(故称权法而非清净正法常法),而后有玉芝灵苗(真土擒真铅,孕、调药功取先天一炁即小药),刀圭上药(真铝制真汞,铅汞归真土,小周功后凝珠成象,团聚成内药),可采(二候采牟尼)可练(四候有妙用),化凡躯于乌有,结圣胎(近来透体金光现,筑成胎神之基。初结胎,看四正,中成功前期,必有四正温养道胎之功)于灵关(土釜黄庭)。等火候至密,(尤其是小周天功的程限规则),非得真师口传,万不能洞彻精微(不与凡人话此规)。”(颠P122—-25、28)。又云“若夫年老之人,……故老年人气血已枯、竹若不敲,安能大觉(小药生玄关现、玄牝出之时至神知的觉觉、觉觉、觉觉。)?琴若不和,安得长神(小周天功之乾坤交媾,抽铅添汞、还精补脑)?故解敲竹者,即寂然不动(寂、寂、寂),感而遂通(觉、觉、觉),皆示孕药真功心印)。唤龟者,即礼下於人(凝神下丹田),心有所得(先得微阳生再得小药生)。至鼓琴一喻,以真阳一到(小药生时玄关现、玄牝出,橐籥之象自现,阖辟机缄自成),自鼓荡其阴霾(小周沐浴、升降四侯妙用),和合气血(凝珠成象,团聚内药也。”(P114一17至P115—5)。
  梅文却云“张执阳宗师发掘古道经窍潜力,创编出两种新功法,即“鼓琴招凤”与“敲竹唤龟”。(颠P309—11、12)。“鉴于古道纯赖自力更生,更发现太虚中还有某种不知名物,可以根据天人相应原理,用人工予以招徕,补我之不足。故对太虚不名物给予强名为“太虚真气”,并形象地比喻为“凤”,即以“鼓琴招凤”名之。所谓“琴”即生理上的鼻腔——弦,即橐籥,即入静后的细微呼吸……这些都是从实践检验肯定而后发明的,故张执阳能成一代宗师,可惜碍于清规,初只直指单传一人,二代传我师等五人。”(颠P327—13、22)。“鼻腔中空如竹,用橐籥予以敲叩…灵龟即尾闾关内命宫中的命气,人们的命蒂、命根。灵龟化气升腾,…,而目的是“徒于南冥”亦即“图南”。“南”者,玄关也,脑也,泥丸也,先天“乾鼎”也,后天离宫也。不知这些玄机奥秘的真谛,很难理解老、庄和《参同》。”(颠P331一13、28)。梅氏的招凤之功在前(梅氏三层功);唤龟之功在后(梅氏五层功)。更妙的是梅氏自诩云“这两部借助外援的功法,除我为文提供外,再无人提及。喜被纳入《中国功法百家》及《中国流行气功选》之中。”(颠P124-11、12)。
  此本《悟真篇》首创示之法(创自古仙真,首示自紫阳仙祖),张执阳与梅氏皆不知其旨,连层次都不清楚,更遑论功法、心旨?徒用其名,东施效颦不亦羞乎?妄解经旨以假乱真,不亦损乎?后天小术自诩风骚,不亦狂乎?何必强不知以为知,东扯西拉借老、庄,《参同》遮羞,诳晓后学!尔实不解玄机奥秘的真谛。因此吾今更有说焉:
  丹经凡云橐籥、阖辟,皆示气炁同根,相关互用之机,悉示武火片时之功,销阴复阳以成“盗”机(清净正法视为权术、助功,不得已而不可不为也)。岂可按梅氏以“入静后的细微呼吸”的文火解之?(文火虽是清净正功,单用亦不得其用。)若此之辈,实未得真传,不知火候之旨矣。初成功法的三个层次中,皆有文、武火之交相互用。岂张梅二氏之学所可窥哉!龟非玉芝;龟乃命气,孤阳不生,难作丹头。玉芝指先天一炁小药也,乃含汞之铅。龟欲成玉芝,须调药之功和合后天性命,阳生阴长白虎首经始出。古云:元黄若也无交媾,怎得阳从坎下飞也。小药只能采封于炉内,达摩大师所云,二候采牟尼。黄翁借用《悟真篇》之语.以“前行短”示之,则已明示此炉并非张、梅二氏所云“乾鼎”泥丸也。(自称嫡传之人,处处皆背祖训,世间亦几稀矣!)。入炉温养后,炉中火发,始可行小周天四候有妙用之功,升降乾坤而乾坤交媾。若问坎离交媾的炉在何处?只能漫应曰在心下(可知绝非山根或泥丸)肾上;具体位置只能待真师口传。
  清净正功,非安乐小法,更非旁门小术与左道邪术,岂可于身外别有所求哉?前文以受胎成形示玄关之理时,曾明示先天性(一炁动分后隐藏于历劫不坏种子中,并非轮回种子,幸勿误会)命(太虚无炁。此非梅文中同名之所指)已於受胎时,堕入色身之中,今更直指其藏于色身内之太虚中,不生不灭、不增不减、无垢无净。古德云吾有一定,秘在形山;古真常书一“中”字,示人寻求之。恩师有诗云:“片时成六侯,一刻会源头。大道从中出,元机莫外求。”若此正理,欲求天仙清净正法者,绝不可有丝毫怀疑变通(常叹不得真传学者,对示真法者,盲而不知,妄评繁琐不清净。口中空喊清净;行功实往外求;何曾真清净?岂知仙佛正宗,清净之真旨哉?)。否则,请向三千六百门,八万四千法去问津。梅氏以为然否?今再以尔托庇的黄翁之教证之:
  “所谓真一之气,乃鸿蒙未判之元气,混沌初开之始气。生天生地生人生物莫不由之;成仙成佛亦岂外是。以故修道之士,必於此气认得清以后,才有作用,其在人身,虽贯乎精气神之中,而实无迹可寻。非口鼻呼吸之凡气,非虚灵知觉之灵气(灵觉识神,虽含玄影,却非真性),非坎离心肾之动气(后天神,薰蒸温养,亦非命本)。…,先天则生乎阴阳(静本合一,胎息为界,动立判分),后天则藏於阴阳(金藏矿中,玉隐石内,后天生化,悉由主宰)。”(P69-4、8)并棒喝直指“第后学浅见,不知人有清明暗,皆是气机运行,而专以气之清明,寻虚无一气;而于昏浊之际,则以为不在也。讵知此个元气,不因清明而有,亦不为昏浊而无。”(P43—14、16)。
  如上所述,梅氏真正传承的张执阳《内丹功九层十法窍诀直指》与黄元吉真人传世二著精华,初成功中,求玄关及小周天功的理、法、诀、景、旨,在关键处根本不同。岂可妄称为黄门绝学?从光绪十年(1884年)黄真人自著《道德经注释》至庚子(1899)年,仅仅十五年,张执阳就背离师门正法而自创新法,若张氏果系黄门“直指单传”的衣钵正传,岂非有欺师灭祖之嫌乎?己传承载誉寰中的高师衣钵者,会如此吗?尝思聪颖如白祖,自幼从师,侍师十年始得初成之法,侍师十二年始得传三成全法。又如证大成之伍祖,侍师十九年,始得全传。二祖皆深怀师门厚思,每自叹侍师时短,恐难得全旨;更皆倾全力,著书度世,弘扬师门传统正法,皆证大成正果。对比二真人,张执阳不亦狂乎?不亦愚乎?若此心性气质,何能逃黄真人法眼?何望能得真传?又梅氏之师龙腾剑氏,在民国八年(1919年)亲出《重刊乐育堂语录跋》,并未冒称黄门弟子。故其在距光绪十年短短三十五年之内,就不知开宗祖师、晚清鸿儒黄元吉真人为何时代之人?竟妄指为元代净名派名道,同名的黄元吉,落为笑柄。(请参本文附录)。即此三据,梅氏岂可妄称张执阳所传为黄门“直指单传”之嫡传?
  园顿子生前,欲钩玄黄翁之学而未果,吾本不欲多事,因梅氏迷于张执阳后天安乐小术,妄解黄翁《道德经注释》,使传统正宗丹功,面目全非。扬张抑黄而又以黄门“直指单传”之嫡传为标榜。若此,将迷误今世及后世真崇黄元吉传统天仙正法之修士、真崇园顿子之学者,误堕入张执阳所创立安乐小法而不自知。故不得不冒谴喋舌,以警醒之。接引仙佛真种,入天仙正门。梅氏若真宗黄门,当研、弘黄门正学;若仍宗张执阳,请自认清宗祖,不必以黄门传人自居,冒名求售旁门私学;更不必以传统天仙正法为标榜,以伪充真乱真,惑众欺世;既不耻于世间,更不容于仙门。
  吾文谬妄之处,有违黄翁二著及传统天仙正法之处,祈贤者教正之,弘扬传统正法。
  附录、浅析《重刊乐育堂语录跋》
  ——龙腾剑并非黄门弟子
  “右乐育堂语录四卷,为黄元吉先生门人记录①。先生生于元代,张三丰集中,叙述师承,先生姓名亦在其列②。是书出成于道咸年间,计时几历千载,而犹聚徒讲学,殆所谓留形住世之俦欤③!世衰道微,人心陷溺,非阐明性命之学,无以唤醒群迷;而古来谈道之书,如参同悟真,文字玄奥,解人难索;此外诸书,多借龙虎铅汞坎离水火等名词,牵附比喻,读者如入五里雾中,杳不知其所指;求其明白简易,深入显出,于行工次第,确有程序可循者,不稍概见④。是书朴实说理,畅发玄风,诚性学之梯航,命宗之津逮也⑤。腾剑往年,曾获旧本,残缺不完⑥。戊午来省,得借观于康千里处。⑦恐希世之宝,年久而散佚也;爱商之同学诸子,精校分刊,广为印刷,以公诸后世之读者,潜心玩索,当不河汉余言⑧。
  民国八年己未七月中浣荣县龙腾剑谨跋⑨。(P209——2、12)
  以上原文全录,断点亦悉遵原文。为分析便利,略加标点,聊分为九句,普按九句顺序进行剖析。
  综观龙氏此跋,不但无一言自认为黄门弟子(梅氏却冒尊其为第三代嫡传);并且处处显出,偶逢机缘,得窥全书。亦未见龙氏尊奉《乐育堂语录》为祖经,以弘扬祖经为本门弟子神圣职责;仅见私淑黄门之后学,弘扬正法,建功立德之心。与梅氏在《颠倒之术》书首,编者的话中,伪造传承,诳编宗谱,自诩“直指单传”衣钵正传,大阐“祖传”绝学的充满自豪感,恰成鲜明对比。现逐句浅析如下。
  首句即明示龙氏非黄门后辈,故行文漠不关心亦不尊重师承源流;对提到师门祖训亦未顿起恭肃敬颂之心;仅平淡地说“为黄元吉先生门下记录”。若果系黄门第三代后辈,岂敢直呼开山祖师之名,并仅称先生?岂敢直呼先伯、叔祖师为黄元吉先生门人?此皆大不敬也!当改其文为:皆先伯、叔祖师记录开山祖师元吉翁黄真人之慈训。
  第二句、第三句更示龙氏非黄门后学,更非衣体正传,执掌宗谱者。故于短短三十五年内,即不知开山祖师为何时人?更不知其从何所来?隐何所去?落为笑柄。
  第四句、第五句亦可看出,龙氏非黄门弟子。故行文对再版《乐育堂语录》毫无弘扬祖经为本门弟子不可推却的责任与自豪感之意;只有黄门之外,私淑黄翁绝学的修者,弘扬正学,自度度人之心,亦如今之有识学者,私淑黄翁绝学一样。
  第六句更示,龙氏以前所学,非黄门之学。故不把黄翁仅有的二本传世佳著之一的《乐育堂语录》,作为入手必研的祖经,专遵而笃行。只不过偶以机缘而“曾获旧本,残缺不完”,仅略识正宗绝学而已,尚无缘得窥全豹。
  第七句亦示龙氏非黄门子孙,故直到重刊语录前一年,民国七年成午(1918)年,才因缘具足,得借观于康千里先生处,得窥《乐育堂语录》全文。则龙氏在此前之所学,只不过是张执阳所传后天安乐小术而已(张执阳传王慧清再传朱恒泰再传龙氏)。(颠P309——6、15)
  第八句示,龙氏虽非黄门正式入门后辈,却远比张执阳等夙缘深厚。方能得遇黄翁绝学,且能识知求,私淑弘扬天仙正法,自度度人。并未自欺诳人,冒称黄门传人,甚或妄尊“直指单传”衣钵正传;亦未诳称弘扬祖训,欺世盗名;故行文曰“恐希世之宝,年久而散佚也。”表明此著乃黄门传承祖经至宝;并非龙、官、刘组成学会自家之珍。龙氏亦未妄解真经贻误后学。以此不求名利弘道之功,必绾后劫仙缘。
  第九句示再版时日为民国八年己未(1919年)七月,更未诳人,妄署黄门第X代弟子龙腾剑谨践。使人知来龙去脉,正防奸人伪冒,欺世诳人(世人不研龙氏留存此跋。何能知,何能信梅氏欺世盗名?)。龙氏自有缘见《乐育堂语录》完整文本起,时仅一年,即广刊济世,弘道之心诚愿大,功德弥高,乃真修者风范。与冒名求售,为浮世虚名,不惜陷亲师于不义,更不惜颠倒黄翁天仙绝学、入手正传以诳人误人之徒,诚为泾渭分明,不啻天壤之别。”龙氏虽弘黄翁绝学,并未诳冒黄门后辈;亦实未得黄翁绝学,孕、调药求玄关入手正法。真崇黄门之修士,当于黄翁传世二著《道德经注释》与《乐有堂语录》中求黄真人真传。万勿受骗,为梅氏所欺,误入张执阳所传后天安乐小术法门,空误一劫人生之“天赐之命”。“天命之谓性”的先天一炁,所具足成仙作佛之本的机缘。是幸!
  修当思,黄翁二著,成书于光绪十年(1884年),真正黄门及门弟子、数千从学,早已传抄深参、刊书弘扬、专研笃修,视为黄门之天宝祖经。张;王;朱、郭、陶;龙、官、刘;若果系梅氏诳编的黄门四代后辈。为何皆不弘祖经?并且揩手中无祖经?不寻、不研、不修、更不传祖经及宗谱?仅龙氏偶得残本,直至民国七年,始得借观全本于外人康千里先生处?立即奉为瑰宝,仅一年,民国八年,立即广刊弘扬,写后跋记述重刊经过。可见龙氏等诚为识宝、爱宝、有力弘宝;愿捐资弘宝之善信。从1884年至1919年,由张执阳到龙腾剑未弘宝者,实无宝也。其四代非黄门后辈明矣。
  由此,揭露出梅氏于《颠到之术》中,伪编宗谱,诳称第四代“直指单传”衣钵正传,纯系子虚乌有之谎言。实为欺世盗名,伪冒正宗的大骗局。梅氏仿冒正宗欺世盗名事小,以假乱真,淆乱正切,贻误真修者事大。警之!
  梅氏实为张执阳门下第四代后辈。按其冒认黄门,所伪编之宗谱,梅氏亦只能冒诳为黄门第五代。不知其为何升格,尊其师辈为第三代?吾不知其祖师辈:张;王;朱、郭、陶;五人三代,何代因何故,被其清剔出宗门了?
 楼主| 发表于 2003-3-24 22:07:08 | 显示全部楼层

黄元吉绝学不可妄解

  lyzhd
  论坛版主
  威望:0 操作发表于2003-01-03.18:52:20           
  --------------------------------------------------------------------------------
  此文由静虚子于1995年3月5日发表在《气功报》第7期(总242期)第三版。
  --------------------------------------------------------------------------------
  总发帖数: 863 |  来源: 第十八福地|  注册日期: 2002-07-06  IP: 已记录
  西门真
  中级站友
  威望:0 操作发表于2003-01-03.20:12:10           
  --------------------------------------------------------------------------------
  正论!
  静虚子前辈所述的入门方法真是万古不传的真髓,功德无量。
  向静虚子前辈致敬!
  白云生版主,我现在才发现你真是深藏不露啊,呵呵!
  --------------------------------------------------------------------------------
  总发帖数: 78 |  来源: 广西|  注册日期: 2002-07-21  IP: 已记录
发表于 2003-3-25 00:01:02 | 显示全部楼层

黄元吉绝学不可妄解

[这个贴子最后由xuexue在 2003/03/25 00:10am 第 1 次编辑]

与白云兄商榷:
静虚子的文章,有不少真知卓见,但也有很多看法是有问题的,比如认为从下田入手才是唯一正路等等,另外,对梅老先生的一些评语是不公正的。梅老执于祖窍是有点过,但是,却并不是学无所承的。
以祖窍为玄关,本是方便说。但在过去,丹师大多是口耳相传,不为人知,师傅一般是针对弟子的资质和气质、特点等分别给予指点传授,所以造成了不同的传人见、派系见的入门路径不同,师傅传时郑重其事,弟子又极其重视师传,而且往往都各自修持中功效显著,但又没有真正进入上乘,还没有融会贯通,所以才会认为只有自己一门的才是唯一正路,别人的都是旁门的误解——这样的错误在前人是很常见的——但是,我们不应该重复这样的错误,因为这些基本是古人门户之见所形成的习气。
所以,我个人是觉得,梅老的一些说法应该进一步分析辨证,但是我们应该理解他的历史局限。梅老的传承问题,当年我师曾与之写信交流,他很诚恳地坦白,自己只得了九层中的七层,传承不全,至于后来造了九层十法的情况,我看很可能是他后来十多年间对丹道有了另外的体悟而自己的摸索,虽然未必是价值很高的东西,但是我们不能把他得过真传的事情否定。当然,我这里不是对前辈妄加评议,只是为了说明一点情况——就是我师当年曾明确说过,梅老的丹道资质不高,对祖窍开的内景的一些认识有问题。
关于祖窍能不能作为入门的门径,我也想略谈点自己的看法,对有的人而言,守这里是不合适的,而且,这里也不适合在心意没有清净前就守,因为只有清心寡欲之后,才有清空之神光可凝,一团燥火是不可以用的东西。但对很多人而言,这里的确是很好的门径,这个问题,实际涉及很多的丹道基本原理,是有它的道理的,并不是象静虚文中说的一无是处。
凝神入气穴,古来丹书指为妙诀,然其中却是有次第的,不是一开始就可以做成的,丹法哪有那么容易得先天呢。因为我们要入气穴,首先要窍开才能入,这样神入气中,气包神外,才是入。而许多人往往误会认为意守丹田就是凝神入气穴,这是大错特错,这哪是入呢?而且,在入前,要有个凝神在前,神若不凝,散于外界,是不可能入气穴的,即使遇到窍偶然开,也会错失良机。另外,凝神与意守,是完全不同的概念和操作,意守,是集中注意于某处,而凝神则是凝敛我本来之明渐返而脱离于任何一处——若明于此,可知以祖窍为门径、为标月指,是有道理的,因为神的出入虽然遍及六根,但在眼而言是最常用的,从此处作为路标,凝清空之神渐返,是很容易见效的,所以丹书有“含眼光、凝耳韵、调鼻息、缄舌气”的“小四相和合”的口诀,大致上都是即六根为标月指而离于六根来操作的,这就是“不迷性自住”,当然,“性住气自回”,神气不散于外,而能逆返归元,才有“气回丹自结,壶中配坎离,阴阳生反复”的造化。若以意守丹田为口诀,则始终落在窍外,离丹道远矣!
呵呵,凝神入气穴,一口道尽。
发表于 2003-3-25 00:25:45 | 显示全部楼层

黄元吉绝学不可妄解

万法归宗,视周围情况而定。
 楼主| 发表于 2003-4-5 13:04:07 | 显示全部楼层

黄元吉绝学不可妄解

[这个贴子最后由lyzhd在 2003/04/07 10:32am 第 1 次编辑]

  梅自强是黄元吉第四代传人?
  蒋门马
  黄元吉真人所传丹法,非南非北,世称中派,有《乐育堂语录》、《道门语要》、《道德经注释》三书留传于世,陈撄宁先生对之极为推重,引为私淑。梅自强先生在其编著、人民体育出版社1993年出版的《颠倒之术——养生内丹功九层十法真传》一书中,自称是黄元吉的第四代传人,“为抢救绝学于失传”,特为《道德经注释》作“解奥”,并开班广传其法;其一弟子廖冬晴也打着黄元吉“第五代真传学者”的招牌大收门徒。然而梅氏不可能是黄元吉的传人,其所传的功法也决不可能是黄元吉的丹法。
  一、考证传承
  1、本来梅自强先生说自己是黄元吉的第四代传人,大概谁也不会怀疑,然而其书第34页说:“从此推论,先师祖无不出自黄门。”他连自己师祖的师承都不知道,还是通过“推论”才知道的!这可真是滑天下之大稽!要知道道家十分重视传承,谁也不可能不知道自己的传承!单凭这一推论,我们就可以推论:梅氏不可能是黄元吉的传人。
  2、其师龙腾剑的《重刊乐育堂语录跋》,好像是在说一个与自己毫不相干人的事,实在看不出他与黄元吉之间有何传承关系。
  3、其所说“学术师传清规”不像是正统丹道的授受仪规,倒像是民间宗教的做法。胡孚琛主编的《中华道教大辞典》第1751页:“先天道教阶制度是在祖师下设十地、顶航、保恩、引恩、证恩、天恩、众生等七个等级。”恰似梅氏所说的“天、正、引、保、顶”五个阶梯。再据第35页“他们皆出自四川正宗三大流派中之同一派别”一句就可以断定,他们确实是出于某一民间宗教。而“先天道”的流传时间、地区及影响,均合于梅氏所说。
  4、再据梅氏弟子廖冬晴自编内部教材《中国传统内丹功》第12页上说,黄元吉将丹法传给梅氏三师祖,接传其三师,其三师“又同时受传张执阳宗师之弟子王慧清祖师的‘鼓琴招凤’及‘敲竹唤龟’两部新功法……在学会的传人中,以‘执慧真常贤……’为留传字派,即一代张执阳,二代王慧清,三代官真贯,四代梅自强等。其中梅自强老师即为笔者恩师。”——但令人惊奇的是:其丹法最根本的应是黄元吉真人所传的“传统古道”,然而却无“留传字派”,反倒是“新创的两套辅助功法”的传承却有“留传字派”;而且廖氏在此教材扉页署名“廖冬晴(贤阳子)著”,显然是以张执阳一系传人自居,然而其论述丹法却又以黄元吉一系传人自居,自称“天府乐育堂第五代真传学者”,堪称天下一绝!
  5、在时间、地点等条件上,梅氏三师祖确有可能拜黄元吉为师。黄氏从学者“达数千人”,再多三个也不为过。但若说这“数千人”个个为黄氏之入室弟子,得黄氏之真传,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乐育堂语录》第三卷第一段中说:“吾师此山设教,其得吾真传者仅有数人,人才之难如此!”即是说,梅氏三师祖虽有可能拜黄元吉为师,但不可能为黄氏入室弟子以至得到真传,至多也不过得到初下手口诀而已。他们三人所得丹法定当另有所传。
  从以上考证来看,梅自强先生为张执阳一系第四代传人,脉络清楚,传代派字也有,这是不容置疑的,但据梅氏自言,也仅得“鼓琴招风”与“敲竹唤龟”两种辅助功法而已;另外从其三师所得,乃是属于某一民间宗教流派的功法,其三师祖之师承仍是一个迷;其自称为得黄元吉真人一脉真传,则是不可能的事。
  二、分析丹法
  1、其书第307页:“又改一次直指为分九层次传授。如欲取得传授权,九层次之后还要经历‘天正引保顶’五步阶梯:得‘天恩’只能传初层,必‘顶航’才能竟传。作为我,建国前历20年,也只得传九层之七,未窥全豹。”——梅氏于丹法九层只得其七,则以后之五步阶梯根本未经历,即是说,依“师传清规”,梅氏根本没有传法的资格!
  2、玄关窍是丹道极其重要的一个概念。李道纯《中和集》中说:“玄关者,至玄至妙之机关也,宁有定位?著在身上即不是,离了此身向外寻求亦不是。泥于身则著于形,泥于外则著于物。夫玄关者,只是四大五行不著处是也……时人若以有形著落处为玄关者,纵勤功苦志,事终不成。”梅氏所谓的“真传一句话”:“玄关窍就在两眼之间”,却真是丹经所批判的“著在身上”,“以有形著落处为玄关”,至多也不过是初下手时的一个权法,还当视学者的体质等具体情况而变通。“三关九窍”云云,也还是“著在身上”,离大道尚不可以里数计也。
  3、真意也是丹道极其重要的一个概念,《乐育堂语录》第二卷第21段:“但意有先天之意,有后天之意。必从后天有意之意下手,然后寻先天无意之意,庶戊己合而为刀圭焉。即如打坐时,先将双目微闭,是谁闭?了照于有无内外丹田,又谁照?于是采阴跷之元息,纳心中之神气,会于黄庭宫中,又是谁采谁纳?殆后天有意之意,即己土也。至观照久久,忽焉混沌片晌,不知不觉入于恍惚杳冥,从此无知之际,忽焉有知,无觉之时,忽焉而觉,此即先天之真意,戊土是也。古云真意之意方能成丹,尤须知真意之意犹与后天之意同,不过意之前无意,意之后无意,从此一知,一知之后不复见,从此一觉,一觉之后无有焉,此为真意之意。”梅氏第302页上说:“垂帘回光之后,恬淡自然也,只用点儿意念,学术上名‘真意’,默默地存想着两眼之间的玄关窍,名为‘返照、守窍’。”梅氏所谓的“真意”,可见实是后天之意,并非先天真意。梅氏所引其他丹经儒典之语,也均是词同而义不同,最易混淆视听,迷惑人心,这里仅举这两个最重要的概念以正视听,其他的不再一一指出来详细分析了。
  4、再看梅氏如此推重的“鼓琴招凤”与“敲竹唤龟”二种新法。依梅氏在其书第327-328页所说,“鼓琴招凤”是用后天之意支配后天鼻腔呼吸(琴)以招摄天空中的某种物质(凤:氧?负离子?),实在并不比现代气功中的“采气法”高明多少,还不如“吸氧法”来得简便!“敲竹唤龟”,见第331页,也不是什么新发明,不过是以后天鼻腔呼吸(竹)感应助长尾闾关命宫之气(龟),使命气逆行而上,学练气功的人几乎都知道,也不用我饶舌。这两个典雅的名词,在《悟真篇》中就有:“敲竹唤龟吞玉芝,鼓琴招凤饮刀圭。”与梅氏所传前后次序不同,其义自然也非梅氏所能了解。
  5、再看梅氏所得“一脉真传”的“颠倒之术”。第299页:“顺主生,但相生相克(克即是害,即喻杀机,故克尽则死),逆则不生不克,返还内守,而利再生、康复、壮大、发展。何谓顺?即把生命力用于外向消耗,尽管有的是完全必要的。逆虽不生,但也不克,更因其逆返而喻再生,故名颠倒之术。顺与逆只争一念,然而其结果则一生一死。”这段关于颠倒之术顺逆生克之理的阐述,却与《道德经注释》第26章之语大相径庭:“生人之道顺而生,修仙之道逆而克,盖不克则不能生,亦不克则不能成,河图洛书之所以生克并用也。”又第320页:“非礼勿视听言动就是眼不视,神藏于肝;耳不听,神藏于肾;口不言,神藏于心;四肢不动,神藏于脾。如果再抱合这些神‘返照’于一定窍道,不就是把外向消耗之神,变为再生?所以练内功的第一着就是‘垂帘守窍’,能垂帘不外视,则不会继之以听、以言、以动了。加上返照守窍,变再生为壮大发展,修真成真,何在不是辩证唯物的逻辑?以上名为颠倒之术。”——这两段文字的意思是说,人人都有老病死,是因为生命力的外向消耗所致,今不顺而向外,改为逆而向内,则生命力自能再生壮大,以至修炼成真。这话可一点都不合“辩证唯物的逻辑”:生命力不再向外消耗了,至多也不过保持原有而已,然则何以还会再生壮大发展呢?生命力的源头到底在哪里?要知道这是现今世界上多少科学家梦寐以求的答案!若能找到这个源头,才有可能长生不老,返老还童,这才真正是比“四大发明”更伟大的发明!如果梅氏知道这个答案,“为抢救绝学于失传”,他为什么不说?
  综上所述,梅自强先生所传的“养生内丹功九层十法真传”,不过是一种后天的养生方法而已,并不是真正的内丹术。这是撇开“师传清规”而言。如果这“师传清规”确有其深刻含义,则梅氏仍是未得真传,没有传授权。
  以上分析只是就事论事,对于梅自强先生本人,为抢救“千古绝学”于危亡之际而敢于打破师传清规戒律,我很钦佩,也很尊敬。然而梅老先生毕竟无此学识,空有此心,千古一叹!
发表于 2003-4-7 11:43:07 | 显示全部楼层

黄元吉绝学不可妄解

上文观点,基本同意。就几个问题解释一下。
1. 梅自强老的丹法师承问题,据我所知,他是没有入字派道谱的,他得的传,也只到七层,不属于脉传,只是支传,当然也就不是没有传承。正如上文所说,黄元吉当时传丹道,从学者非常众多,一时号称有三千之数,那么他的一支得到一些黄氏的东西是很有可能的。他自己说的也很清楚,是他的推论而已。当然,他公开的东西,也就说不上是绝密了,但还是有它的价值的。
2. 关于所谓门径一窍的问题,既然叫门径,也就明白说了不是究竟的,是一种方便。
3. 关于三关九窍,是不是著于身的问题。需要点出的是,三关九窍指的是气化的东西,而不是身体的穴位,同时,又与身体的穴位有所关联。九窍过去是指九宫八卦,乃有人天同质之说,显然不是身体的穴位那么简单。
4. 《悟真》之敲竹、鼓琴二语,指的是南宗双修之事,当然与梅老所说的功法不相干,但梅老自己对他编的这两套东西已经明确说了,并不是指的古法,而只是自己创的一些方便小法。所以,我觉得他并没有欺骗的嫌疑。
5. 关于丹道与民间宗教的关系问题,有些道友告诉我,某人又在他的论坛上骂我,我也借此谈谈。民间宗教与丹道的关系,一直非常微妙和紧张,但民间宗教绝对修的不是丹道正脉,由于民间宗教借道教或者丹道之名拉拢信徒,而又参与政治,违背道家清净正旨,所以历代道家人士都对之深恶痛绝,但同时呢,搞起民间宗教的创始人,往往又是出身于道门的道士或者得过某支脉传授,对道家的一些修为也有一定的认识,甚至有的在某一局部上非常相似,但在行径上与道家正门大相径庭,正是在这一点上,正统的道家传人对他们是非常讨厌的,象在文革期间,外界不明道家实际情况,很多丹道的传人都受过民间宗教的连累,所以称象一贯道这样的民间宗教是“一贯害人之道”。就以一贯道为例,因为当时气功高潮时也有一些一贯道、同善社等的人出来写了一些文章,搞得我们很奇怪,就专门查找了一些关于民间宗教的资料,才知道它内部有所谓点传师等,而下手门径竟然也是鼻梁上的祖窍,但看它的后面的修法,就越来越不是那么回事了。我师因为看到梅老在气功杂志上发表的谈论门径一窍的文章,曾与之写信交流,乃知他是南宗清修支传,只是不知后来他为什么又说自己是黄元吉一脉的,因为后来已经断了联系。
    至于我自己的师承,因为有人喜欢在那里污蔑人,我只好在这里再多说一次,我师姓王,是南宗脉传,师傅的师傅,姓杨。南宗是提倡双修的,但也有清修的方法。
 楼主| 发表于 2003-4-7 13:14:18 | 显示全部楼层

黄元吉绝学不可妄解

下面引用由xuexue2003/04/07 11:43am 发表的内容:
……某人又在他的论坛上骂我……
  哈哈,某人大概是啸命风雷吧?此人见我在新社区又让你做版主,说我和你是一丘之貉,发誓不来漏尽阁社区了!哈哈,这样也倒好,少了些人在社区瞎胡闹,管理也轻松了点。
发表于 2003-4-7 23:02:11 | 显示全部楼层

黄元吉绝学不可妄解

哈哈,他怎么可能不来呢,对他来说,发誓有什么用,他只是不好再来注册而已.
我到他的论坛去过了,我写的东西,以及白云道兄转载的静虚的东西,他都转帖到他的坛子上,作为骂人的靶子了,他显然是来过,还很经常来呢:))可是这个人很有意思,表面说我不回应他在他论坛的帖子,是理屈辞穷了,可实际上呢,是他禁止了我的ip,不允许我在那里发言,包括知者等人也是这样,哈哈,真不知道是怎么想出来的.
到现在他还在强调他观想莲花之类的"丹功"呢,过去前贤批评的36品旁门丹法,就包括了他的这个东西呢。观想之类的功夫,很容易有的是内景的幻化,沿着这条路走下去,还会越出越奇,越出越神,会在丹田内幻化出层层奇幻的“美妙”东西,什么莲花、太极、光环、亮珠等等,还会有神仙、罗汉、菩萨、天王等等的现身,往往是应接不遐,心神迷醉,还会逐渐有些象耳报神之类的小预知功能,当然大事情是丝毫不管用的,不知道的人,还认为自己成道有望呢——当然,也有些旁门,宣扬这样的路,认为是直接炼神通灵,不执于精气,直入上乘,得到高层空间师傅直接传功,称之为玄师,神秘兮兮,自以为得道不远,——这样的修法,在今天是很多的,也很容易迷惑那些朝思暮想要见到仙佛、得到仙佛指点的人,象那些**功**功之类,很多都是这些东西,而在我周围,也有很多这样的神异爱好者,有一些还是我的同学、朋友,也在炼这样的功法,今天告诉我,他(她)看到什么了,明天告诉我,那个师傅传了他(她)一个法宝,后天告诉我,他(她)肚子里那朵莲花又开了几层,……呜呼!!这样的人一般有个比较相同的特点,特别敏感,特别容易受暗示,心特别仔细,还特别固执,整天对其看到的种种幻象乐此不疲,津津乐道,一见面就跟你说这些,搞得你不胜其烦,反复对他(她)说这些是幻象,都是自心幻化,可是他(她)就是不相信,还要说你悟性差,这还是好一点的,要是更执迷的,最后的去处就是精神病院。我有一个同学,就是因为自己喜欢参禅,又不知道正路,结果逐渐走上这样的路,开始还只是狂热信仰,磕头磕到头起包,后来就赤身裸体,宣布自己是上帝,别人都是小鬼,要把别人都打下去,结果呢,自然是精神病院。还有一个朋友,炼一种过去流行过的什么医家什么功,成天到处乱跑,还是其创始人最器重的弟子,后来就自己是七仙女,其丈夫是黑石头,还非常乐善好施,弄得一家人灰头土脸还得顺着她。……
这样的事情,太多了!如果风雷看到此文,我还是劝他句,不管跟我有什么深仇大恨,不要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发表于 2003-4-10 14:17:32 | 显示全部楼层

黄元吉绝学不可妄解

那个人说我如何如何,却只敢断章取义,在我的大篇文字中费尽心机地找出半句,丢开所有上下文,任意发挥,有时甚至是自己编造“居然XUEXUE说....”,然后就疯狂诬蔑,洋洋洒洒数千字。丹道是天人功夫,我和一些师友为刊物写一篇小文都是战战兢兢,唯恐表达不当,笔下误人,相比之下,有“念佛几年水平”的风雷兄是勇敢得多了。
XUEXUE慈悲,说"如果风雷看到此文,我还是劝他句,不管跟我有什么深仇大恨,不要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我倒是觉得,拿自己性命开玩笑是他的自由,可是一味宣扬神通,观想和什么用观想法出所谓阴神的千乘观光功等现代派高手的创作,是要害死别人的。当初气功之所以被人诋毁,就是这类鼓吹神异误人慧命的结果。我们今天说丹道,就是为了正本清源,让人明白古传内炼的精神所在。
发表于 2003-4-20 22:46:23 | 显示全部楼层

黄元吉绝学不可妄解

太长了
没时间看
假如言简意赅一点就好了
发表于 2003-5-5 00:15:28 | 显示全部楼层

黄元吉绝学不可妄解

丹道修为相天取法,滴尽天然,混成无际
谛取自然,所以收发有度,开合谨越,其中默默……真贤达自识
真机火候……日月煎炼,潜心于斯者能汇
洞悉因果,来往反复,天生者天杀,生死冥灭间检拾一点道源,忘我而赔元真,金火之运而功进希然
发表于 2003-5-24 11:06:57 | 显示全部楼层

黄元吉绝学不可妄解

无名道兄,合乎自己的机缘和途径未必适合他人。真正的体验看个人的造化和努力,是否有百折不饶的求道精神,与“我命在我不在天”的大丈夫志向。
发表于 2003-5-29 15:53:22 | 显示全部楼层

黄元吉绝学不可妄解

道友把话说明白点,错在何处,还望指出.
看来看去,老兄的帖子全是这一类,你不妨说说对的,我们大家也长长见识.
发表于 2003-5-31 23:07:30 | 显示全部楼层

黄元吉绝学不可妄解

我想不明白,龙门五代有个静虚子张虎皮真人,何以现在又出了个静虚子,且龙门一派所言之玄关一窍与梅氏所说相符,何以此静虚子言之大谬乎?真不明白,请xuexue兄等高人指点。
发表于 2003-6-1 22:03:50 | 显示全部楼层

黄元吉绝学不可妄解

[这个贴子最后由xuexue在 2003/06/02 12:14pm 第 1 次编辑]
下面引用由mywoody2003/05/31 11:07pm 发表的内容:
我想不明白,龙门五代有个静虚子张虎皮真人,何以现在又出了个静虚子,且龙门一派所言之玄关一窍与梅氏所说相符,何以此静虚子言之大谬乎?真不明白,请xuexue兄等高人指点。
道友太客气了,我可不是丹道上的高人,我只是知道一点丹道中的东西而已。这位网文中的静虚子显然不是张真人。另外,道友提到的问题,略有值得探讨的地方,就是祖窍并不是玄关,看来道友没有区别开,梅氏以祖窍为下手之处,伍柳的支派千峰派也是下手守祖窍凝聚性光(但是一开始并不是真的性光),这样的修法,是有他的道理的,但这与玄关不是一回事,玄关是先天与后天的交界之处,未开可称关,开则是窍,就是进入先天境界了。丹道重在采取先天一气点化后天,那么在身上任何的有形穴位上找是找不到的,所谓四大一身皆属阴嘛。
但是,为什么说象梅氏或者千峰的修法也有他的道理呢?我们很多道友可能都研究过人体的内外五行与八卦之说,丹道是后天返先天的路线,也就是说,我们一开始就想直接得到先天是根本不切实际的幻想,因为我们现在就是在后天嘛,但是呢,先天也就隐藏在后天之中,所谓“一点阳精,秘在形山”,如水中盐味,色里胶青,后天种种,其实也不离先天作用所化。象大家都知道的心息相依、神气相合的方法,也是这样一种从后天讨先天的方法,《入药镜》说,“是性命,非神气”,神气不是性命之真,但是却是寻得先天的要素,所以,我们也不能轻视后天。其实后天有大作用呢,“子肥能益母,谁道不回旋”,后天壮盛,先天才充盛得起来,后天与先天也是一阴一阳之为道,其中道理,先真多有论述,比如《五篇灵文》里就说到这个。那么,下手守祖窍,也是就后天来寻先天的方法,从祖窍可以探得离中之阴,感生坎中真阳出来,方才有丹道下手效验。其中道理,还有很多,道友可以自己研究。我在<宗气与祖气>一文中也说到这个问题,道友可以看看做为一点参考.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漏尽阁    

GMT+8, 2018-10-21 19:52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