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漏尽阁社区——修真证道,强我中华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47157|回复: 72

肉體長生不老僅小果耳,何足道哉——致南懷瑾先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1-7 08:30: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肉體長生不老僅小果耳,何足道哉——致南懷瑾先生
靜虛子

之一:仙佛正法傳承宗緒

  南懷瑾先生是海內外享有盛譽的學者,學識淵博,著作宏豐,誠為才高八斗,學富五車之大師,講解儒、釋、道三教經典亦頭頭是道。也是余啟蒙老師之一。聞道有先後,術業有專攻,余不敏,只能專研仙、佛性命之學。幸少有所得。因讀《南懷瑾選集》第四卷(復旦大學出版社)有感,於求長生不死,修仙證道問題,謹向南懷瑾先生台前討教。
  一、仙佛正法傳承宗緒
  真立大志,求仙、佛證道者,必先知正旁、正邪之分,絕不能兼求並學。余所聞、所求正宗、正統、正法者:仙宗為天仙法脈,佛宗為「拈花微笑」一脈。
  仙宗天仙法脈有徵可查者,源於廣成子、黃帝、老子,傳少陽主脈於王玄甫、傳鍾離權、傳呂洞賓、劉海蟾,再傳王重陽、張紫陽。王重陽再傳北七真、張紫陽再傳而有南五祖,世俗學者所妄分之北、南二派。後更妄分出東派陸潛虛、西派李涵虛。今更有學者妄分出隱仙派,更妄創出以「頓法」成真的所謂至高無上的「中派」。
  佛宗「拈花微笑」一脈,源於靈山說法大會上,釋迦世尊出而傳法時,只「拈花」、不發話;萬眾聽經求法者,悉皆茫然無措,唯獨迦葉「微笑」得法;世尊遂曰:「吾有正法眼藏,涅槃妙心,無相實相,微妙法門,不立文字,教外別傳。給付摩訶迦葉。」迦葉遂為初祖。傳阿難、再傳商那和修…… 28 傳至達摩(達摩亦為禪宗初祖),五傳至弘忍、六傳至惠能而止衣缽,世人稱惠能所傳為禪宗。
  現以仙宗而論,世人所妄分的各派上列眾仙祖,皆是承傳同一天仙正法。所承同一法,所修同一法,所證同一法,所傳亦同一法也;皆有傳世丹經為證。眾仙祖遵奉天戒,傳世丹經,不敢全言、不敢明言;皆以不同的喻言隱語,示三成真功法的一部份。但絕無違背天仙正法之著述。世人因不聞、不知正法,遂因其闡述同一真正功法的喻言隱語之不同,而妄分各派。余今以二事,引證吾言之不虛。
  首先,先生言「修煉神仙的丹道學派,從宋、元以後,如萬派朝宗一樣,都歸元宗奉唐代仙人呂純陽為祖師。」( P269 , 20 ~ 21 示復旦大學出版社本,《南懷瑾選集》第四卷 269 頁 20 至 21 行。下仿此。)誠如先生所言,各派眾祖皆尊奉呂祖為祖師(劉海蟾亦鍾、呂同渡。);試問:得道眾仙祖中,若有一祖所留傳世丹經,不符合呂祖所傳之天仙正法,那就是叛正趨邪、自甘墮落、標新立異、欺師背祖。此等違世德、背天德之人,能成仙得道乎!
  另一例證為:世俗學者,因多不聞、不知正法,常以世俗觀念,妄解眾真傳世丹經。同一部丹經,不同人因其學識見解不同,闡述常大異,甚至相反。例如:
  先生認為「以張紫陽為主的,稱為南宗丹法。含有單修性命,與性命雙修,乃至男女夫婦合藉雙修的法派。北派,當然以元初邱長春的全真道為主,主張清淨專修的丹法。西派以李涵虛為主,認為直接傳承呂純陽的丹法,是屬於性命雙修的單修派。東派以陸潛虛為主,也認為是直接承受呂純陽的嫡傳口訣,是屬於男女合藉的雙修派。」( P269 , 22 ~ 27 )
  余之另一位啟蒙老師圓頓子陳攖寧卻曰:「北派功夫重在清淨……南派口訣,重在陰陽……同一講道文章,陸(潛虛)作則精醇,而李(涵虛)作則複雜。同一人元丹法,陸說則簡易,而李說則繁難。」〔見《道竅談讀者須知》論「彼家」。又,文中﹙潛虛﹚、﹙涵虛﹚為余所加註,以便於讀者閱讀。〕
  南、陳二師僅對北派認識較一致,皆認為清淨之法,偏於修性。對南宗:陳師指為「重在陰陽」男女雙修;而先生指為全能的「含有單修性命,與性命雙修,乃至男女夫婦合藉雙修的法脈」功法;可見南、陳二師之識、之指是大有差異不同的。對東、西兩派:陳師指為,陸潛虛之東派是「人元」中的清淨派,李涵虛之西派為「人元」中的男女雙修派;而先生卻指為「西派以李涵虛為主……是屬於性命雙修的單修派。東派以陸潛虛為主……是屬於男女合藉的雙修派。」與陳師所指的東、西派修法,完全相反。
  二位啟蒙老師,皆為近代(陳師已逝於 1969 年,故只能用近代,而不言當今)頂尖的內丹學巨匠、宗師,對現存於世的四派丹功著作,尚有如此不同,乃至相反的認識;則世俗其他學者,見仁見智的妄言妄論,更當難免矣!可憐真修實悟者,當從何悟入哉!
  余未聞真正天仙正法前,研學至此,頓生迷惑(按:依世俗常理,對同一事物,有相反認識者,不可能二者全對;必有一認識為非,甚或二種認識皆非。)不知南、陳二師之論,熟是熟非,抑或二師皆非,而無所適從。余有幸聞正法後,始知南、陳二師被眾仙真著文的表面言辭所愚,而不知著文所示功法的實指。故南、陳二師的高論,皆誤、皆非。
  以上二例可證:天仙法脈眾仙真,皆以同一天仙功法修煉證果,各傳世丹經著文所實指者,皆同一天仙正法。僅表述方法各異,並皆未示全部功法,又隱顯程度各異而已。
  今再重申:三成全功,絕不許躐等而求。否則,不能求得純陽真炁金丹作基,就無佛宗上修菩薩、佛階的金蓮寶座,就難安神入定、得大定出陽神,絕不可能成仙作佛而證性入虛。
之二:何謂精、氣、神?

  先生示教曰「經常有人來問‘精’‘氣’‘神’這三個名詞的明確定義是什麼?……我就引用宇宙物理的‘光’‘熱’‘力’來作比方。‘精’是生命的‘熱’,‘氣’是‘力’,‘神’便是‘光’﹔人生的生命,如果失去了‘光’‘熱’‘力’的功能,那便是死亡的象徵。」( P601 , 10 ~ 14 )「如果以‘光’‘熱’‘力’的道理來講,‘熱’和‘力’都是由於‘光’的功能所產生。以此類推,‘精’和‘氣’的確也是由‘神’而有。」( P601 , 21 ~ 22 )先生示教為神生氣與精。尤其是,不僅示名詞術語,乃至散於各處所示行功功法,悉以後天生化之物(包括臟器、氣血、色身反應)及物理現象,進行闡釋。然而天仙絕學,從入手第一步起,便全在先天中行功,豈能以俗世淺薄的後天之理所能管窺哉!
  余所聞天仙功法的理、法、訣、景、旨,實與先生所指大不相同。天仙正法只講性、命,即神、炁,在已出人胎成人的色身中,神、炁兩分而不能合一。必須用真正的天仙功法(絕非世俗所妄猜臆想之各種方法),才能假造合一之先天,而逆修返還至神炁真正合一之先天,成唯一之陽神;成神仙、證佛果。所以,凡人色身中,神是神,炁是炁。絕不會神含炁含精;如先生所謂「精和氣的確也是由神而有。」凡人神、氣是二非一,各自獨立。
  此外,天仙功理認為:氣(呼吸氣)、精皆含於炁中。由炁之動而發散,以供人日常生活之需用,而為呼吸氣,乃至性生活的淫精。即炁靜則為元炁,炁動則化為呼吸氣,化為元精;起淫念則化淫精。總之是炁含精;而非先生所指之神含精。
  何謂之神?即先生著中引用的「神無方,易無體。」,「陰陽不測之謂神」。但二句引文並非先生之認知,先生所指者,「神便是光」。光乃後天可見者,乃有「方」、乃「可測」之後天物理現象,豈是神焉?即此已知先生所指「神便是光」之誤、之非。
  先生二句引語皆出自《易經》。《易經》隱藏了儒家證性於無極之理法;與佛宗「拈花微笑」一脈同;與天仙法脈同。
  何謂神無方?已證陽神,成能超陰陽之外的純一之神,天地劫壞,這個不壞;故曰無方。即佛宗所云「言語道斷,心行處滅。」已無法表述。
  何謂「陰陽不測」?已證陽神,已無陰陽、神炁、性命之別,二者已合而為一成純陽之神,已超出陰陽之外、之上矣。已證出色界之大定,陰陽豈能測之!不僅「陰陽不測」,還能由「妙觀察智」任意顛倒陰陽,由「成所作智」為所欲為,由「平等性智」而絕不胡為,由「大圓鏡智」按「因果」規則救世。
  但是,未到出陽神,並乳哺至老成,真能於七七,四十九日,絕對無一次呼吸,亦無一次閃念;則乃為未復性之陰神,猶有退墮之可能。可不謹乎!
  何謂陰神?即佛宗謂之阿賴耶識之第八識、種子識也。先生另一大作《楞伽經註釋》中,首先便引用了唐三藏玄奘法師的八識規矩頌。頌曰「受身持種根身器,去後來先作主公。」她才是人及有情眾生之主人公。她才是神!第六識算什麼?區區供其驅使,播弄色身之狡僕而已。先生之示教,怎麼把她忘了,而倒退到被第六識播弄操縱,於後天色身中去覓陰神呢?可見先生「神便是光」之說,誤矣!謬矣!去仙佛正法遠矣!
  己、意、神、性,實為一物之四指,四種不同之稱謂而已。修者得證陽神,方能見性;其後可臻天仙還虛至極,亦從八地佛修證至九地、十地、十一地等覺佛也。無修煉的人,其神即陰神第八識、種子識也。由其統率七識及一切。意者,第六識也。波動不停,攀緣不息,猴性十足,永無休止也。己者,第七識、末那識也。比較鑒別,恆思己利,自私自利之極;故曰己也。六祖惠能曰:「心是地,性是王。王居心地上,王在身心在,王去身心壞。」景岑禪師曰:「學道之人不識真,只為從前認識神。無始劫來生死本,癡人呼作本來身。」皆示由第八識、種子識,記錄人之行、識,依之按因果律,操縱人之其餘七識及色身,了其因果。操縱人之生死轉劫。
  陰神即人與有情眾生之神也,豈有他哉!
  先生神是光,神含氣精的後天之指,可以休矣!大作在兩岸有眾多讀者,影響很大。請速回到仙、佛經典的正論中來,以免誤導今世、後世真修者。幸甚!
之三:何謂長生不老?

  先生立題曰:「長生不老確有可能」( P508 , 1 )使人無比嚮往奮進。後之行文卻曰:「所謂長生,就是‘祛病延年’的引伸,」( P508 , 21 )「所謂不死,不是指肉體生命的常在,它是指精神生命的永恆。」( P509 , 1 ~ 2 )先生所謂之長生,不過是減免痛苦,少延色身,不能免死而真能得色身長存。則先生之「長生不老確有可能」的命題乃欺人之談了。這也不足為怪,因先生所聞、所知、所學、所講者,悉皆後天塵俗之學,何能求得永葆色身不死的方法和實證?但世上確有永葆色身長存之仙方妙法,藏於丹經、佛經中。此等先生以為不可企求,不敢奢望的永葆色身不死的頂天妙法;在得聞真法之人看來,不過區區初成小果耳,何足道哉!
  天仙三成全功初成得地仙之果證(佛宗之阿羅漢果同此),便能得實證長生不死,而使肉體色身長存。並築成胎神之基礎,以供上求中成之神仙(菩薩),更上成求天仙(佛)。不僅地仙果證可實證長生不死,一得永得,不煩再修求不死。而且只要能真修小週天功,會求元炁內藥,便可勉為長生,而可得長生不死;使肉體色身長存。
  何謂勉為長生?即要常行小週天功,採取元炁,以補色身因日常所需所消耗的元炁;使元炁不會耗盡;有元炁便有呼吸,故能保阿賴耶識有存住之所,故而不死。
  如何能證明世上確有長生不老之事?
  有以下二事可證:五祖、六祖及不少得「教外別傳」的佛宗高僧大德,因宗教信仰,宗釋迦世尊示寂(此皆因佛祖前二次示寂時,眾徒未誠心挽留之過),故必當效之示寂於世。然示寂後,不作任何物理化學處理,能肉身長存不朽。即示其已實證了阿羅漢果。若其不因宗教信仰示寂,其便可肉身不死,永葆色身,永活於世。其二,天仙法脈成仙眾真,亦皆先實證長生不死的地仙果證。取得金丹為胎神之基礎,方能向上修證神仙天仙。既信其已證神仙,則長生小果必先證。此亦何疑。余今再勉為饒舌:已證神仙者,或因救世誓願無量(如地藏菩薩)之如呂祖;或因大事因緣未了完之如伍沖虛祖師、柳華陽禪師、黃元吉真人;尚皆駐世渡人而並未還虛。不過,只渡有緣之人而見之、渡之。已得證神仙,出世之真仙,豈能驚世駭俗以見無緣之俗人哉!余再饒舌以警真求修證者:近代梗直不苛、求索不止,私淑黃元吉真人之圓頓子陳攖寧,為何不能感恪黃真人而被渡?蓋天仙法脈傳人極嚴。稍違戒律,便自絕天仙之門。求天仙者,當棄官,當戒絕貪欲求黃白之物的外丹如呂純陽老祖,當戒斷男女雙修。陳翁悉皆違之。尤其是既私淑黃真人絕學,為何不能信黃真人於《道德經註釋》第八十章註中自示。黃真人自修三成漸法,傳人亦三成漸法;陳翁反而借黃真人之名而妄創「頓法」,自誤誤人。黃真人玄關之說,僅僅示調藥功成,得外藥的當時之景徵,神覺、覺,陽光一現之景也。企望後學於此時,速轉小週功法,以防藥老「金逢望遠不堪嚐」也。陳師將其誤解為修煉功法,此識誤可恕。又陳師對玄關的最終結論「玄關一竅者,…… . 。苟能於‘內外相感’、‘天人合發’處求之,則庶幾矣。此乃實語,非妄語也。」行文雖膾炙人口,世人奉為圭臬;其實卻大違仙佛正法。蓋仙佛正法,無論《心經》、《金剛經》、《六祖壇經》,皆示本自具足,何待外求?柳華陽祖師亦示曰:「大道從中出,元機莫外求!」何來天人合發?內外相感?而向「天」、向「外」去求取先天一炁!此明明是未聞正法的外道的妄語,反自詡為實語。自誤誤人,貽害真修者。然此識念不足之誤,亦可恕。難恕者,不但不知改誤,虔心求解;反曰:「我平日教人的玄關一竅,簡直可以和上帝爭權,與仙帝並駕,宇宙在乎手,萬化生乎身。做得好時,真能信‘我命由我不由天’。豈是像他們所傳的那樣淺近?」其實陳師絲毫未知天仙正法玄關、玄牝的實指。其所傳亦世俗妄論玄關之一法,卻未得為得,不求進取,洋洋自得,儼然當代宗師。有崇黃是假,借黃售自創頓法之嫌。因之黃元吉真人不予渡之。欲真求天仙正法者,謹之!
之四:如何求真長生不老?

  求真長生不老,永葆肉體色身不死之法,必須要求先聞、先知天仙功法初成功法中的小週天及以前之功法,也就是人仙功法。有兩個層次:第一層第一步孕藥煉己功,第二步調藥功。第二層次小週天功。然後身體力行而實證之,便可真長生不死,永葆肉體色身。
  傳世丹經中,皆示出了人仙功法。但同樣是不明說,不全說。須知,凡稱丹經者,皆以人仙功法為重點。有始修之證,才可望有後證也。又須知,眾仙渡人,每以喻言隱示真實功法的一部份。而妄人,雖本不知真法,卻總自以為聰穎,妄解功法,常執喻為法,貽誤真修者。得道真仙憫真修者被盲師所愚,不得不再多漏一句、二句,以救誤渡人。
  明朝末年,伍沖虛真人,奉老祖師張靜虛真人廣開教門之命,始著全、並闡明了三成全功。但尊奉天戒,尊眾祖之令,略去了入手入門孕、調藥功;二著(《天仙正理直論》、《仙佛合宗語錄》)中僅以「有機先一著」而隱示之。其著作之<火候經第四>也從小週天功法開頭,而不述入手入門之孕、調藥法。此事詳記於<答伍太初第六問>。然伍祖乃隱示調藥訣於著文中。又經 159 年後,機緣時至,柳師憫後聖難以入手入門,始於《後危險說》中,公開示全了孕藥功法及孕藥功理。使伍祖「有機先一著」之隱語,得以闡揚明示。
  伍祖於只對及門弟子,不肯外泄的門人問答中,反覆多次闡述微陽生後,不可行小週天;必先用調藥功。否則藥嫩炁微,成幻丹、無真證,必死轉劫。然而陳師卻不聞、不知有調藥功。陳師以黃真人大闡玄關之學而無限崇尚、私淑黃真人;卻不知黃真人「玄關」、「玄牝」,即實指調藥功成,得果證之景。「玄關」即神覺、覺景;「玄牝」即息覺、覺景;二者同時出現。無調藥何來玄關?哀哉!由此自誤(自去轉劫)誤人,而使當世學者,皆不知微陽生後要調藥,及如何調藥?
  小週天功法之秘多矣:有道路之難知;仙家之督任,絕非醫家及世俗功法之督任,更非小說家逗讀者開心之督任。若迷信盲從於這種妄猜妄指,是拿自己的生命當兒戲。又有行功心旨之難聞。故真師傳口訣後,必會指示功景,及行功心旨。方能大膽按口訣行動。何謂功景?每步功成,可轉下步功之景徵。見之速轉下步功,不見不可先轉,因無功成得果證之徵也。何謂心旨?即每步功法之關鍵處也。若無師指,誰能猜知?又有小週程限法則是既祕且難知者。然而修正法的三教聖真,必過此關,方能長生,方可望成道。此法首先全示於西晉時旌陽真君許遜。前後得道眾真,皆不肯全漏,甚或不言。伍祖、柳師大慈,又於著中全示。今略引如下:
  東漢末,魏伯陽真人著《周易參同契》中,火候圖以易理闡六陽進火,六陰退符的程限法則。西晉時許旌陽真君於承傳的《銅符鐵券》中,全示了,九、六;三十六、二十四、一百八十、一百二十、二百一十六、一百四十四的程限法則。《銅符鐵券》由孝悌明王傳曲阜蘭公,再傳諶母元君,並令諶母駐世多年等待許遜並傳之。以此計之,《銅符鐵券》當早於《周易參同契》問世。許真人又於自著《靈劍子》、《靈劍子引導子午記》中再示程限法則。魏伯陽曰:「晦至朔旦,震來受符。」符者,火候呼吸也。鍾離祖曰:「結丹火候有時刻。」又曰:「旦暮寅申知火候。」又曰:「生成有數。」數者,小週天呼吸息數也。大週天則無數。呂老祖曰:「一陽初動,中宵漏永。」刻漏即呼吸也。又曰:「進退須明卯酉門。」張紫陽真人曰:「刻刻調和,真炁凝結。」薛道光真人曰:「一爻看過一爻生。」陳泥丸真人曰:「天上分明十二辰,人間分作煉丹程。若言刻漏無憑信,不會玄機藥不成。」曹還陽老祖曰:「子午卯酉定真機,顛倒陰陽三百息。」陳希夷真人曰:「子午工是火候,兩時活取無昏晝。一陽復卦子時生,午後一陰生於姤。三十六又二十四,週天度數同相似。」
  以上北、南二派主要仙祖皆略示而不全宣程限法則。至伍祖、柳師四著中,才又如許旌陽老仙祖一樣全示了程限法則。陳師讀不懂九、六,三十六、二十四、一百八十、一百二十、二百一十六、一百四十四,實指的是什麼?伍、柳二真人大慈,明示千年不泄的「攢年簇月」功(孕、調藥功,即古傳「簇月」功。小週天功即古傳「攢年」功)。陳師卻將其及世人無限嚮往,夢寐難求的「攢年簇月」功;反而貶為「繁瑣,不清淨」,「不是上乘」。嗚呼!無仙福消受,難免轉劫。
之五:伍柳四著承傳天仙正法

  伍祖、柳師四著,承傳始自廣成子、黃、老、魏、許、王玄甫老仙祖少陽一脈的天仙正法;並非自己之創造。與眾仙真傳世丹經,皆宣同一天仙正法。世人以伍柳派名之則非矣。若硬要妄分派,世上應說伍朱派,蓋伍祖自認朱太和真人為衣缽傳人也。柳師僅受渡弟子之一,並非衣缽傳人也。伍柳派之名起於 1897 年,光緒 23 年丁酉歲,鄧徽績合刊伍、柳四著為《伍柳仙宗》之後,世人因書之名而妄稱伍柳派。鄧氏既未聞法、亦未得證,由鄧氏創出了世俗所稱之伍柳派實在可笑也。
  伍、柳四著是迄今為止,最完整、最系統、最明白的宣闡天仙正法之著作。余已搜集伍、柳二真人傳世內丹全部著文;校正自古本起便存在的違背功法之刊誤;按伍老祖、柳師祖原意加以標點、斷句;定名為《伍柳天仙法脈》。已由宗教出版社出版。
  先生乃當世著名學者,治學理當嚴謹,言之應有據,評之當合理,方合一代宗師風範;亦可不致誤導從學者。但先生著中對伍、柳四著,有很多不實之詞。屬於學術上認識不清者,尚可鑒諒。但子虛烏有,任意編造隨意指斥之言,先生理當改正之,還伍、柳之清白,還世人及從學者以公道。現略指於下:
  先生曰:「明清以後的丹道修煉方法,………。伍沖虛著有《金仙證論》,柳華陽著有《慧命經》等書,他們參合儒、佛、道三家論證形而上妙道的學說和思想,極力證明他們的丹法為道家正宗的嫡傳,但是錯解佛學,臆造佛言之處,反而使人望而卻步,實為虛狂可笑之至。」( P449 , 22 ~ 27 )
  按:《金仙證論》、《慧命經》二書,皆柳華陽禪師所著。伍沖虛真人二著為《天仙正理直論》、《仙佛合宗語錄》。先生連伍、柳四著,何著是何人所作都還分不清楚,足證先生並未看過四著。但卻大發宏論,隨意編出子虛烏有之文,指之、評之。實為既不尊重四著作者,也有損當代大學者的形象,更失去一代宗師之風範。
  伍、柳四著,是天仙正法之嫡系承傳,前文已有粗略之分析。先生是否另有天仙正法以外的「道家正宗的嫡傳」而尊之、宗之、學之,並傳於從學者呢?柳華陽二著,是否先生所指、所評為「錯改佛學,臆造佛言」,先生只要讀一遍《慧命經》便立知己非。今僅錄《慧命經》自序中一小段文「因碧玉、了然、瓊玉、真元,苦修已成舍利。默契師傳,故纂集是書,名曰《慧命經》。…… .. 。余通閱諸經,與師傳印證,有《楞嚴》、《華嚴》、《壇經》,乃實語也;禪師語錄、和尚語錄,乃妄語也。夫修煉之道,非實語不足以證真詮;非實語不足以辟虛妄。」可見《慧命經》所尊崇者,《楞嚴》、《華嚴》、《壇經》皆佛宗之正宗、正統重要佛經;且有師傳口訣印證;並有六個從學弟子,已實證肉體長生不死,已實證人仙果證。若與先生之學比較,並非先生宏論高談的禪師語錄,亦非先生之無真師傳授,僅自學而成的世法。先生不敢想,不敢求,也就不可能示教於從學者的,實證肉體長生不死;柳華陽真人的幾個弟子皆已實證之。如此俗世尊崇的玄妙絕學,僅天仙法脈最低等的、初成功法中的前部份功法,人仙功法。亦相當於塵世之小學。先生指《慧命經》為「錯改佛學,臆造佛言」之所論所評,可以休矣!
  先生云:「而且更不是明、清以後伍沖虛、柳華陽的丹道學派,專以性神經系統的精蟲卵子等,認為便是精神的精。」( P441 , 14 ~ 15 )又云:「因為伍柳派的丹法,極力注重煉精的作用。而且是專以生殖器官的精蟲為丹藥的主要成份,於是便有捏穴撮精,類似 shouyin 行為,或交而不瀉等房術,入於此道中。講究男女雙修,行容成素女之術的,也謂之煉精化氣。」( P452 , 6 ~ 9 )請問南先生,於伍、柳四著的何書、何章、何節有先生所指之著述言辭?請明確指出,以饗讀者。余曾逐字細研伍、柳四著數十遍,卻從未見著中有南先生所指的只言片語。
  從先生之論,足證先生根本就未看過伍、柳著作。伍、柳四著,多處大加鞭撻痛斥男女雙修,騙女鼎遂淫欲之非,可謂深惡痛絕之。如《天仙正理》<後跋>中曰「蠢動如蚊蛾、虱類,人共見其不學而能相媾。豈有不蠢如人,反不如之,而學人為邪媾乎。」「常見大猿與陰者聚,則撫弄其二物,豈可以衣冠人物,有禮義廉恥者而如之乎!」痛斥各種用性行為的邪功,連畜牲、昆蟲都不如。<後跋>中又曰「又有一人在金陵,淫惡無度。冒稱為我虎皮張(靜虛)真人門下。不知張門先戒淫事、淫念為初功。彼何必自投清凈門,討個擯斥為哉!」鮮明指出:天仙功法修者,首先,不但要戒絕淫事;同時還必須以煉己之功戒絕淫念;否則免談!先生青年時,曾上山閉關三年,出關下山時,能聞出生人味,似亦有所得。閉關時當然無淫事,但先生捫心自問,閉關期間,先生正值血氣方剛,生生之機最旺盛之時,不可避免有「淫機」勃發之時,先生未得調藥之法,制伏淫機,真能戒斷淫念乎?能達到此可聞正法之最低資格乎?伍柳四著,承傳的天仙正法,以孕藥煉己之功,消除淫身、淫心;當情來精至時,用調藥之功,制伏淫機而盜取先天一炁。得法真者,連淫心、淫念皆無,何來「捏穴撮精,類似 shouyin 行為,或交而不瀉等房術」的諸多旁門邪法的醜惡劣行。
  學習研究任何一本書,必先看序言及後跋,知其大要,然後才決定是否值得細看研究。先生被尊為學術界之大宗師,自當亦復如是。
  伍、柳四著,先生不知何著是何人所作,張冠李戴,將柳華陽所作《金仙證論》,指為伍沖虛所作,已貽笑大方。今又絲毫不知伍沖虛於《天仙正理》的<後跋>中,痛斥有性行為的各種邪功。指出伍門修者,首先必須戒絕淫事、淫念。又不知柳師《慧命經》序言所示,該書本宗《楞嚴》、《華嚴》、《壇經》之示,印證師傳,並經多人實踐得果證而著;反而指、貶為「錯解佛學,臆造佛言。」即此三事,皆足證明:先生不但未讀過伍、柳四著;甚至連四著的序言、後跋均未看過。然而先生竟能無中生有,編造謊言,大發宏論,將伍、柳所示,至清至凈,至尊至貴,至高無上,正宗正統的仙、佛正法;反指為「專以生殖器官的精蟲為丹藥的主要成份,於是便有捏穴撮精,類似 shouyin 行為,或交而不瀉等房術,入於此道中。講究男女雙修,行容成素女之術」的邪法;先生是何居心?欲阻斷立志修仙、佛的真修學者,入仙佛正門耶!
  先生為學術界一代宗師,素以學識淵博、治學嚴謹、宣講經典透徹中肯,享譽海內外。但今觀先生對伍、柳四著之評論,竟完全違背事實,隨意指斥之文,完全毀壞了先生之清譽。
之六:為何要誤導、阻人入正道門?

  先生若真自負已得三教無上大法精髓,能超越本文首章所示之仙、佛正法。盡可廣開教化,宣闡自己所得所創之法,何患少皈依求教之徒眾?卻萬萬不可以不顧事實,子虛烏有,編造謊言,隨意指責,欺哄善信;阻其入正法之門,以廣己之信徒來源。此豈正直學者所可為哉!
  伍沖虛《丹道九篇》乃門人問答之精髓。當時還不肯公開發表,而只示其門弟子,足見秘密、珍貴重要。其首篇<最初還虛第一>,末篇<最後還虛第九>,示修天仙功,從頭到尾,悉皆以入靜還虛為至要。何來先生所謂「專以生殖器官的精蟲,為丹藥的主要成份?」何來「專以性神經系統的精蟲卵子等,認為便是精神的精。」
  伍、柳四著所示天仙正法之精,既非世俗功法所妄認的性沖動,陽物大舉後之淫精;亦非先生所指的由神、光,而生出來的精、熱;此二識皆誤、皆非。天仙之精含藏於炁中。靜虛時,元精即元炁;動判而分時,元炁化元精。本文第二部份已指明。今再略詳之:由虛靜而剛動判時,稱為「機」動,亦稱情來。五祖弘忍大師曰:「有情來下種。」這是五祖三更傳法於六祖惠能的傳法偈首句,記於《壇經》前部份。先生當不能斥為「錯改佛學,臆造佛言。」吧!且五祖前劫為柴松道人,因年老無情,難以行功修證,求道於四祖道信時被拒。不得不立亡轉劫投生未婚女周氏,始得傳四祖衣缽。五祖對年老不能有情,有切膚之痛的深刻認識。南先生亦曾於《如何修證佛法》中,引其大概而說法。不會忘吧?五祖弘忍示修者「有情」才有修證仙佛之資本。六祖惠能得法後亦曰「淫性即是佛性。」深得師傳,尊師重道也。
  情來即精至也,故可下手興功也;故曰「有情來下種。」情來為何即精至?《道德經》第五十五章曰:「未知牝牡之合而脧作,精之至也。」世俗諸旁門,遂以陽物興舉為行功之徵,並以為不傳之秘而密之。只可惜不聞不知先決條件是「未知牝牡之合」如嬰兒之玄妙;故妄矣、非矣!必化淫精矣!
  天仙家以藥生內景為徵。(見《天仙正理》的<直論起由>),豈能待外景哉!天仙家從入手之修起,便一直在靜虛的先天中行功,「見者不可用,用者不可見」。而先生悉以後天幻化之物談玄論道,實與天仙先天之學,完全背道而馳。故先生不知伍沖虛示後學,修仙必首知「藥生內景」之妙。故而才信口開河,指世俗氣功所知、所行,亦先生所能知聞的,諸多以後天色身所能體知的淫念、淫物、淫行之邪術;反誣為伍、柳四著所宣之正法。實在是莫須有之冤案。伍、柳四著,絲毫無南先生文中所指斥的只言片語。
  先生又曰:「明清以及現在以修煉伍柳派丹道入手者,大體都走入驕狂、狹仄、神秘、愚昧無知的範圍,充分暴露中國文化反面的醜陋面目,實在非常可嘆。」( P452 , 14 ~ 16 )
  伍、柳四著,與得道眾真一樣,皆示三教合一,儒、仙、佛,同法、同修、同證。只有正、旁,正、邪之別而必辨;使真修者,棄旁、棄邪而歸正。正法就只性命雙修,先命後性之一法,三教真修者,悉尊之。本無分別,何來分別?先生於伍、柳四著何處,見分仙、佛功法為二,爭高下之言?請示出以教後學。分別三教,妄分各派者,俗世學者也。爭高低以博名利,先生所謂「走入驕狂、狹仄、神秘、愚昧無知者。」正是世俗學者的真實寫照。他們所聞、所知、所學、所教皆為後天之學,皆為入世法,以爭名利於塵世耳!真修伍、柳功法,必須先勘透名、利、情欲,才有起碼的資格修仙,求取先天出世之法。先生之論顯然顛倒矣。
  先生與陳(攖寧)師皆近代頂尖的丹功學者和一代宗師。陳師因誤解丹經文辭後之實指,妄創玄關頓法,提倡男女雙修,女丹功(指為與男丹功不同);自誤誤人,貽害後學。余憫後學被迷誤,不知真修正法,借與先生研討仙學之機緣,直示陳師之非。使真修者研悟之而能棄誤返正,亦消減陳師妄言之業因,綰其再劫之仙緣。
  先生為當今碩果僅存,研究三教經典之宗師。現已 88 歲塵俗高齡。深望先生真能肉體長生不死,長傳教化於塵世。以先生聰穎睿智,博文廣識,何妨靜下心來,以十日之微勞,認真通讀一遍《伍柳天仙法脈》(或讀刊誤較少的陶秉福版的《伍柳仙宗及要旨》中的伍柳原著文)。如有仙緣,當能知小週及以前功法,與眾仙所示一致。如能悟知孕、調藥法(按:陳師以其聰穎勤求,僅悟得孕藥四句口訣的二句,所以並不能入門入手,得微陽生之真證),便能求取張紫陽《悟真篇》所指的白虎首經聖寶,亦即伍沖虛祖師以後丹經所稱的元精、外藥、小藥。也能知黃元吉玄關、玄牝之實指。再加能理解小週程限法則所實指的呼吸次數及呼吸方法;曹溪河車道路;行功心旨;以之行小週天功。則立能化元精、外藥、小藥,為元炁、內藥、大藥分子。便可真證肉體長生不死,永葆色身駐世。更能上求赤松之遊,實吾之望也。
  先生若以打機鋒、參話頭,或以「無記空」坐枯禪、煉陰神為得法,以不能不死,不得不死,自嘲自詡為「不要臭皮囊」為解脫。盡可貢高我慢,以未知為知,未得為得,洋洋自得於塵世宗師,黃梁春夢中,可靜待第八識、種子識來清賬。當知「空有人情無道用,人情能得幾多時?」況已 88 歲塵世高齡乎!
  伍沖虛祖師大慈,已於著中示救老殘無情之修法。修者若能回心歸正,只要有一口呼吸氣在,便可修證求果。無須如柴松道人之轉劫再求。柴松所求者,不僅為修證,更為作第五代宗祖也。
靜虛子寫於2006年10月
发表于 2009-1-7 19:58:13 | 显示全部楼层
谢坛主,收藏,有空再学!
发表于 2009-1-8 15:48:12 | 显示全部楼层
反驳陈夫子里面内外合一,象自吹,唯一证据是“余有幸聞正法後,”遇仙,仙人讲的,,,,
伍柳是白玉蟾受法的那个第三种,繁琐难成的,不过白玉蟾另自己修有顿悟,那个是他自己指玄集用陈泥丸口讲的,除非讲这个也是伪,如果是这样伍柳包括全真南北全伪,明眼人一看就知。
另外地仙和罗汉,这个佛教会认同?
大道朝天,各自修各自好了,非要自己搞个惟我独尊,自然是自找麻烦,有点脑袋一想,不用讲就是,,,,

[ 本帖最后由 宁 于 2009-1-8 10:07 编辑 ]
发表于 2009-1-10 22:48:44 | 显示全部楼层
丹法和佛法毕竟不同,否则佛法可以代替丹法了。
发表于 2009-1-11 09:40:1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觉得这套说辞里有个破绽,伍、柳自己何曾返老还童?不示小果,却要人信有小果,有失偏颇啊。
发表于 2009-1-12 08:36:02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砂风 于 2009-1-11 01:40 发表
我觉得这套说辞里有个破绽,伍、柳自己何曾返老还童?不示小果,却要人信有小果,有失偏颇啊。

道友怎么知道伍、柳没有返老还童呢?要有根据啊
发表于 2009-1-12 11:17:54 | 显示全部楼层
人无完人,好文章也一样,要过滤吸收。。。。。。。。。。。。。。。。。。
发表于 2009-1-12 14:55:03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东华门生 于 2009-1-12 08:36 发表

道友怎么知道伍、柳没有返老还童呢?要有根据啊


正是因为没有任何证据,所以才这么说的。
如果有的话,那就好了。
发表于 2009-1-22 21:34:0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看过南怀谨的文章《静坐与长生不老》
可知:
    南怀谨是很博学的,但其实修水平的确不高。
发表于 2009-1-22 22:44:20 | 显示全部楼层
将南怀谨的各类讲演稿细读了一便,对理方面的见地非常高,完全融会贯通,辩才无碍,应该是地位菩萨境界的人,修证极高。

以其修证工夫和见地而言,应该是大宗师一类的人物,其个人经历与佛祖类似。
发表于 2009-2-1 19:00:31 | 显示全部楼层
引号内我只引用大意,我不想重查资料。
   “现代生理学证实,一个成年人每天产生一定量的精液···有些人生拉活拽,将精液拽入膀胱,结果还是随尿液排出来···”
    这是南怀谨在《静坐与长生不老》里的话,由此可见,南怀谨也是流入俗见,而对调、采药的真景,他也是一无所知的。
    对周天,南怀谨也只是引用而已,“···古今没有人对任脉有明确的描述···”
    他既不知采药,对周天理所当然也不知。
   
    所以,南怀谨是一个佛道的研究者,特别是丹道,表面上看起来是七窍通了六窍,其实一窍不通,更别说实证了。
发表于 2009-2-1 20:36:52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林中鸟 于 2009-2-1 19:00 发表
引号内我只引用大意,我不想重查资料。
   “现代生理学证实,一个成年人每天产生一定量的精液···有些人生拉活拽,将精液拽入膀胱,结果还是随尿液排出来···”
    这是南怀谨在《静坐与长生不老》里的话,由 ...

赞同!
发表于 2009-2-5 17:32:24 | 显示全部楼层
肉體長生不老僅小果耳?这小果谁证得了?
发表于 2009-2-6 19:06:22 | 显示全部楼层
不同意楼上几位所说的。南怀谨真实水平如何。从他的书上未必看得出来,古往今来装傻的人比比皆是,哪个祖师会把口决写在书上。现代社会只能更保守。
发表于 2009-2-11 10:36:33 | 显示全部楼层
先生認為「以張紫陽為主的,稱為南宗丹法。含有單修性命,與性命雙修,乃至男女夫婦合藉雙修的法派。北派,當然以元初邱長春的全真道為主,主張清淨專修的丹法。西派以李涵虛為主,認為直接傳承呂純陽的丹法,是屬於性命雙修的單修派。東派以陸潛虛為主,也認為是直接承受呂純陽的嫡傳口訣,是屬於男女合藉的雙修派。」( P269 , 22 ~ 27 )
  余之另一位啟蒙老師圓頓子陳攖寧卻曰:「北派功夫重在清淨……南派口訣,重在陰陽……同一講道文章,陸(潛虛)作則精醇,而李(涵虛)作則複雜。同一人元丹法,陸說則簡易,而李說則繁難。」〔見《道竅談讀者須知》論「彼家」。又,文中﹙潛虛﹚、﹙涵虛﹚為余所加註,以便於讀者閱讀。〕
  南、陳二師僅對北派認識較一致,皆認為清淨之法,偏於修性。對南宗:陳師指為「重在陰陽」男女雙修;而先生指為全能的「含有單修性命,與性命雙修,乃至男女夫婦合藉雙修的法脈」功法;可見南、陳二師之識、之指是大有差異不同的。對東、西兩派:陳師指為,陸潛虛之東派是「人元」中的清淨派,李涵虛之西派為「人元」中的男女雙修派;而先生卻指為「西派以李涵虛為主……是屬於性命雙修的單修派。東派以陸潛虛為主……是屬於男女合藉的雙修派。」與陳師所指的東、西派修法,完全相反。
===================
说实话,似乎南的说法更接近四派丹法的实际。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漏尽阁    

GMT+8, 2018-12-10 07:53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