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貓悟妙. 发表于 2020-11-9 01:13:57

水滸傳:心在山東身在吳,飄蓬江海漫嗟籲。他時若遂凌雲志,敢笑黃巢不丈夫。

本帖最后由 熊貓悟妙. 于 2020-11-9 01:36 编辑

紛紛五代亂離間,一旦云開復見天。草木百年新雨露,車書萬里舊江山。尋常巷陌陳羅綺,幾處樓台奏管弦。人樂太平無事日,鶯花無限日高眠。

水滸傳成書背景《水滸傳》與其他中國早期的章回小說一樣,由勾欄瓦肆講史到書成巨帙,經歷過錯綜複雜的過程,匯聚了不知多少說書人騰挪變化的敘事辯才,又融合了數代文人士子鎔裁謀篇揮灑行文的雄奇匠心,俗雅滲融,質文互補,最後由大手筆集其大成,才產生這家傳戶曉的名著。 北宋末年,以宋江為首的一支「盜寇」,橫行於當日的河北、東京、淮南等地區,聲勢頗大。據《宋史》和其他一些史書記載,朝廷曾採取招撫和鎮壓手段,未能奏效,最後由海州知州張叔夜用計招降。宋江等歸降之後,有說被坑殺,有說參與征剿方臘,究竟真實的情形怎樣,也就無從稽考了。 在當日政治不清,官吏腐敗,所謂「亂自上作」的情況下,宋江等人也許除了幹一般殺人放火的綠林行徑外,可能真的做過一番對抗貪官、劫富濟貧的義舉,因而贏得百姓的青睞。南宋時,經說書人輾轉傳播,添加枝葉,宋江等三十六人的故事大抵已深入民心,家傳戶曉了。宋人筆記屢有提及外,名畫家李嵩也為他們畫像,畫家兼文學家龔開為畫像寫贊詞。 結集於宋末元初的《大宋宣和遺事》,可以說是早期表現宋江起義故事的較詳細作品。該書第四節簡略敘述了「楊志賣刀」、「劫生辰綱」、「宋江殺惜」、「敗呼延綽」及「受招安征方臘」的故事,為後來《水滸傳》的成書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到了元代,雜劇盛行,水滸故事登上舞台,據元明兩代如鍾嗣成《錄鬼簿》、賈仲明《錄鬼簿續篇》等書所載有關水滸戲有三十四種之多,其中傳世的有十種,這些劇目與《水滸傳》成書時間孰先孰後,學者的意見不一,但無論如何,元劇為《水滸傳》的成書提供重要的素材,卻是無容置疑的。
作者簡介《水滸傳》的作者是誰,眾說紛紜,大致有三種說法:1.說是施耐庵。胡應麟《少室山房筆叢》卷四十一云:「元人武林施某所編《水滸傳》特為盛行。」又云:「世傳施號耐庵。」2.說是羅貫中。明王圻《續文獻通考》稱:「《水滸傳》,羅貫著,貫字貫中,杭州人。」田汝成《西湖遊覽志餘》云:「錢塘羅貫中本者,南宋時人1,編撰小說數十種」,而《水滸傳》敘宋江等事,奸盜脫騙機械甚詳。3.說是施耐庵作羅貫中編。明高儒《百川書志》云:「《忠義水滸傳》一百卷,錢塘施耐庵的本,羅貫中編次。」又郎瑛《七修類編》云:「《三國》、《宋江》二書,乃杭人羅貫中所編。予意舊必有本,故曰編。《宋江》又曰錢塘施耐庵的本。」上述三種說法,當代都有支持者,很難決斷誰是誰非。然一般所傳,《水滸傳》是施耐庵所作。關於施耐庵,由於資料缺乏,難以確知。有說施耐庵是宋末元初的錢塘(今浙江杭州)人;有說他是泰州白駒場(今江蘇興化、大豐)人;也有說歷史上根本不存在一個真的施耐庵,而是郭勛門客的托名。至於施耐庵的生平,更是撲朔迷離。儘管近幾十年來,先後發現施耐庵的神主、墓碑以及《興化縣續志》中明代淮安王道生的《施耐庵墓志》和傳記等一些材料,記敘施氏的生平,但學術界多認為資料不可靠。有關細節,這裏不暇細說了。版 本《水滸傳》的版本流傳情況相當複雜,大體上有繁本和簡本兩大系統。繁本的文字較繁富,細節描寫較細緻;簡本的文字較簡約,細節描寫較粗略。但就情節的多寡而言,簡本都包含有征田虎、征王慶兩大段故事,而繁本中較早的百回本卻沒有這兩個1按:田氏指羅貫中是南宋時人,自屬錯誤。
水滸傳故事。至於繁、簡系統之間,誰先出,誰後出的問題,研究者意見紛紜,有的說簡先繁後,繁本是在簡本基礎上加工而成的;有的說繁先簡後,簡本是繁本的刪節本;也有人說兩個系統互不干擾,同時發展。究竟哪種意見正確,至今仍未有定論。繁本《水滸傳》有一百回、一百二十回和七十回三種。百回本以容與堂刊《李卓吾先生批評忠義水滸傳》最為完整;一百二十回本以袁無涯刊《忠義水滸傳》最著,蓋取百回本為基礎,增加了據簡本改寫的征田虎、征王慶故事而成的;七十回本貫華堂刻,名為《第五才子書水滸傳》,為金聖嘆以百回繁本刪節而成,為目前最常讀到的版本。金氏將繁本的七十一回後半部直至結尾全刪除,把原書的「引首」和第一回「洪太尉誤走妖魔」合併為「楔子」,正文從第二回開始,到七十一回「梁山泊英雄排座次」改寫為「梁山泊英雄驚惡夢」結束全書。金氏又偽托施耐庵寫了三篇序文和全書評語,對讀者深入鑑賞《水滸傳》帶來一定的幫助。簡本《水滸傳》有一百一十回、一百一十五回、一百二十回及一百二十四回等,以雙峰堂刊《京本增補校正全像忠義水滸傳評林》為著。內容大要《水滸傳》的主要內容,是敘述梁山起義軍的形成、發展、壯大和失敗的整個過程。它深刻地反映出亂自上作、官逼民反的政治現實,成功地塑造了起義英雄的群像,並通過他們的反抗歷程展現了起義如何由零散的星火發展到燎原的過程;也具體地揭示了起義失敗的內在原因。 全書除第一回(即七十回本的「楔子」)是故事的引子以外,內容大致可分為兩大部分: 第一部分由第二回至七十一回,寫梁山起義軍的形成、發展和茁壯,是全書最精彩的地方。從一開始,作品即着力描寫上至宰相、太尉、知府、中書,下至豪紳、惡霸、貪官、污吏如高太尉、梁中書、慕容知府、鎮關西、蔣門神、毛太公、西門慶等的貪婪、腐朽和殘暴。他們或則權傾朝野,因私害公;或則依仗權勢,橫徵暴取;或則貪財為己,草菅人命;或則凶殘霸道,魚肉鄉民。受害者在各種壓迫下生活維艱,被迫起來反抗。作者起初描述個別單一的反抗,如魯智深、林沖、武松等的劫富濟貧、抱打不平、報仇雪恨、除暴安良、懲治貪官的行動,經過智取生辰綱、大鬧清風寨、三打祝家莊、踏平曾頭市等,使群雄逐漸聯合起來,形成一支有組織的力量,匯聚梁山水泊。綜觀好漢之中,有自願上山的,有被貪官污吏逼上梁山的,也有受到感召而上山的。最後一百零八好漢樹立「替天行道」大旗,齊聚忠義堂,「排座次」,盛極一時。擁軍數十萬,力足以抗朝廷的征剿。 第二部分由七十二回至末,主要描寫梁山好漢接受朝廷招安,為國家效力的過程。在「排座次」以後,梁山好漢「兩贏童貫」、「三敗高俅」,勢足以建立新朝,奪取宋室政權,但由於眾頭領如宋江等的極力主張,加上朝廷內宿太尉等「清官」的拉攏,終於接受招安,走上歸順朝廷之路。旋被遣派北征遼國、剿滅田虎、王慶,盡皆凱旋而歸,威震四方。及後南征方臘一役,梁山英雄傷亡慘重。僥倖生存而回的僅得二十七頭領,他們有些入寺出家,心如死灰;有些托辭遁隱,寄身化外;有些已成廢人,不願為官;有些不戀富貴,重返山林;有些看穿世道,棄官還鄉;有些不辭而別,浪跡江湖。餘下在宦海浮沉如宋江等,竟在奸臣的陷害下,一一喪生。一場轟轟烈烈的起義,就這樣以悲劇的結局而結束。 《水滸傳》寫的是英雄的悲劇,「義」與「忠」,是小說的兩大脈絡,前部分強調各個富有生命力的英雄,同心協力,義氣相投,以對抗政治、社會的黑暗勢力;後部分則依據歷史規律性的原則,以理性化的方式,安頓民眾起義的其中一個結果——接受招安、妥協投降。作品描寫梁山好漢這股力量,最後效忠朝廷,為國家出力。實際上,好漢的「義」與「忠」是相互衝突的,「義氣」的本質,與腐敗的統治階層所制定的法律與道德規範,勢必發生衝突;更何況,「忠君」背後潛藏的詭計陰謀與權力鬥爭,也絕非草莽英雄所能承受和應付的。悲劇,正是英雄注定的結局。
水滸傳藝術特色《水滸傳》之所以成為中國文學史上影響巨大的作品,不僅在它思想內容的豐富,而且,也由於它具有多樣的藝術特色。茲簡述如下: 1.完整的結構和引人入勝的情節 《水滸傳》的結構很有特色,它既是完整的,同時又是富有變化的。作品從高俅發跡始至梁山好漢魂聚蓼兒窪止,對於人物與情節的安排,主要是單線式發展,每位好漢的故事既有相對的獨立性,又是一環緊扣一環,互相勾連。例如寫高俅的發跡,引出王進夜奔,王進又引出史進,史進引出魯達,魯達引出林沖,林沖引出楊志,楊志引出晁蓋等人,再由晁蓋等人引出宋江,由宋江引出武松,梁山主要好漢的故事都是這樣一環扣一環發展出來的。這種安排固然是由於繼承了「話本」表現手法的特點,但更主要的還是為全書的內容所決定,即通過各個人物被逼上梁山的不同道路來展示起義鬥爭的廣闊畫面。小說結構的完整,還表現在開端、高潮和結局等精心安排上。作品把高俅安排在全書開端,是為了突出「亂自上作」的意義而引出「官逼民反」的主題。從英雄由個人反抗到「排座次」,逐步形成了起義的高潮,以後走上了接受安撫、妥協投降的道路,終以「魂聚蓼兒窪」的悲劇告終。 《水滸傳》中引人入勝的情節隨處可見。前七十一回的情節緊緊地圍繞「官逼民反」這一中心主題,例如「智取生辰綱」、「風雪山神廟」、「大鬧清風寨」、「血濺鴛鴦樓」、「三打祝家莊」、「夜打曾頭市」、「攻陷大名府」等,都給人以生動曲折、騰挪跌宕、驚心動魄、妙趣橫生的感受。而且,書中的情節也充分起了展示人物性格的作用。隨着人物的出場與行動,常出現一組組的情節,而每一組情節又往往是人物性格的發展史。因此當一提到武松時,人們就會聯想到「景陽崗打虎」、「鬥殺西門慶」、「醉打蔣門神」、「大鬧飛雲浦」、「血濺鴛鴦樓」等刀光血影、震撼人心的場面;提到林沖時,就會記起他「誤入白虎堂」、「刺配滄州道」、「風雪山神廟」
等不幸的遭遇。其他如宋江、李逵、魯達等也莫不如此。七十一回以後,情節就沿着兩贏童貫、三敗高俅,然後接受招安,征遼、征田虎王慶及征方臘發展下來。其間在處理上頗多矛盾的地方,藝術成就遠不如前七十一回,所以普遍被認為七十一回以後的情節,很多是後人增添的,難怪被金聖嘆全面刪去。 2.成功塑造一批栩栩如生的英雄人物 《水滸傳》全書出場的人物在八百以上,其中着力描寫的是一百零八好漢。金聖嘆評論《水滸傳》時曾說:「別一部書,看過一遍即休,獨有《水滸傳》,只是看不厭,無非為他把一百八個人性格都寫出來。」(《貫華堂原本《水滸傳》:第五才子書》)當然,說一百零八好漢個個都性格突出,有點失實,但《水滸傳》至少出現一二十個個性鮮明的典型形象,這些形象,有血有肉,栩栩如生。 在人物塑造方面,《水滸傳》善於從人物身份、地位、生活閱歷和遭遇去刻劃人物的性格,例如林沖、魯達、楊志雖同是武藝出眾的軍官,但走上梁山的經歷和遭遇卻不一樣,因而性格各有不同。對於林沖來說,他擁有禁軍教頭的地位、優厚的待遇和美滿的家庭,很自然地形成了一種滿足於現實而怯於反抗的性格,對高衙內想霸佔他的妻子並千方百計的陷害一再隱忍;同時他的背景,又使他結交了眾多江湖好漢後,形成了豪爽、耿直、不甘久居人下的性格。因此林沖的隱忍不同於逆來順受。在他「忍」的性格中,蘊藏着「不能忍」的因素。最後,他被逼上梁山,正是不能忍所併發出的復仇怒火造成,是他性格發展的必然結果。與林沖相比,魯達並未遇到那樣的不幸,他無親無故,無牽無掛,他在和統治階層長期周旋中,看透了他們荒淫腐朽的本質,形成了他酷愛自由,好打不平的性格。這種性格和當時黑暗的現實,存在着不可協調的矛盾。因此,魯達的反抗道路是主動的。至於「三代將門之後,五侯楊令公之孫」的楊志,走上梁山的道路更為曲折。「一刀一槍,博個封妻蔭子」是他的生活理想。為了實現這個理想,他可以委曲求全。失陷「花水滸傳石綱」後,他積極以賄賂手段,意圖恢復原來的官職,甚至路過梁山泊也拒絕上山入伙。到了東京,受到高俅的排斥,落魄賣刀,無意中殺了潑皮牛二而遭充軍。當得到梁中書的賞識後,他追求名利的欲望又熾烈起來。在比武場上的鬥狠逞能,護送「生辰綱」時的謹小慎微,都充分表現了這一點。直到「生辰綱」被劫,生命受到威脅,才亡命江湖,落草上了二龍山。 《水滸傳》又善於通過人物的行為來顯示他們的性格特徵。作品中運用心理描寫的不多,即使用也不是靜止的,而是在情節的自然發展下作以貌傳神式的客觀交待。作品傾力描繪人物本身的語言和行動以塑造人物性格。例如通過景陽崗打虎,顯示武松的神威智勇;通過智取生辰綱,展示吳用的神機妙算;通過潯陽劫法場,刻劃李逵的粗鹵莽撞;通過拳打鎮關西、野猪林救林沖、劉家莊揍小霸王、冒險救史進等,突出魯智深的仗義忠勇。總之,《水滸傳》中凡是有鮮明形象的人物,都曾出現過精彩的行為描述。 《水滸傳》在人物刻劃的藝術表現手法上,是繼承話本的傳統而來的。話本是說給人聽的,為了吸引聽眾,凡是違離故事情節,對人物的外貌和心理等作靜止、冗長描繪的,都須避忌,務求通過人物的具體行動和他們之間的矛盾衝突來揭示人物性格。《水滸傳》在人物典型化的多樣表現手法,都有自己獨特的創造,較之宋元話本無疑優勝得多。 3.洗煉、生動及富於個性的語言 鄭振鐸在《水滸傳的演進》一文中對《水滸傳》的語言予以極高評價,並稱之為「活潑潑的如生鐵鑄就的造語遣辭」。由於《水滸傳》是從話本發展而來的,因此先天就有口語化的特點。然而要將口語寫得「活潑潑」的同時又如「生鐵鑄就」,絕對不是「我手寫我口」便能做到,必須化拖沓為洗煉,去呆板為生動才成。 《水滸傳》的語言明快、洗煉,無論敘述事件或刻劃人物,往往是寥寥幾筆,就能使描寫的對象形神畢現地呈現在讀者之前。在「汴京城楊志賣刀」一回中,對潑皮牛二的描寫就是這樣。書中只寫「只見遠遠地黑凜凜的一條大漢,吃得半醉,一步一顛撞將來」幾句,便把牛二惡形惡相的醉態形象地勾畫出來。緊跟着牛二與楊志論刀的一段簡潔對話中,又把牛二百般刁難,撒潑耍賴的神態,表現得淋漓盡致。其他如「魯提轄拳打鎮關西」一段描寫更為精彩,作者以幽默、俏皮的語言,貼切的比喻,並通過鄭屠的自身感受,把他被打的醜態表現得異常逼真,讀來特別使人感到痛快。至於「吳用智取生辰綱」、「景陽崗武松打虎」、「劫法場石秀跳樓」等回,均是筆下生風,精彩絕倫的痛快文字。 還有,《水滸傳》中人物的語言都富於個性化,達到了很高的成就。如吳用的語言聰慧機智,李逵的語言粗鹵幼稚,林沖的語言沈穩有度,魯達的語言豪爽尖辛,甚至如閻婆惜的語言刁鑽潑辣,王婆的語言老練圓滑等,都給人留下了極深刻的印象。總之,小說中的人物性格有甚麼特性,在語言上都作充份的呼應,沒有雷同,沒有張冠李戴,誠如金聖嘆說:「如魯達粗鹵是性急,史進粗鹵是少年任氣,李逵粗鹵是蠻,武松粗鹵是豪傑不受羈勒,阮小七粗鹵是悲憤無處說,焦挺粗鹵是氣質不好。」(《貫華堂原本《水滸傳》:第五才子書》)非文字的大手筆,不能到達如此高超的境界。


zhzg 发表于 2020-12-19 17:08:53


《水浒》,好汉江湖之是非成败。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水滸傳:心在山東身在吳,飄蓬江海漫嗟籲。他時若遂凌雲志,敢笑黃巢不丈夫。